彼岸ぬ无泪

记忆是阵阵花香,来时的历程永远不能忘

日向好可爱∠( ᐛ 」∠)_

【刀剑乱舞】那天,那人,那是儿

@在下原文

对话版
“苦逼”居然是敏感词,所以被我改成了“咸鱼”,怨念……
对话版按照本人的视角增添了一部分描写(凑字数xxx)

唔,感觉这四个图标很好看啊,是我的错觉吗……?
话说那个远战之乱得到的御岁魂比其他三个图的都少啊……

听说主公要爬墙?

  *ooc预警
  *爬墙什么的其实不存在的
  *话说太郎内番服手上拿着的那个是叫御岁币吧?
  
 
  背景:本丸里不知道是谁传出了审神者要爬墙离开本丸的消息,付丧神们感到了很震惊,立刻离开了原地去找审神者确认消息。
  
  【太鼓钟贞宗】
  “听说主公要爬墙?”
  他看起来才从厨房出来的样子。
  “我没有!”我辩解着。
  “嘛……到也没什么,但是依照主公的衣着来看的话,爬墙成功的几率应该并不大。”
  我默默地想到了衣橱里仅有的的几件衣服。
  “所以还是就待在本丸里吧,至少依照您的品味来说本丸的大家还能勉强看上主公。如果主公就这样走了的话肯定是会被别人嫌弃的吧。”
  “……”
  #小贞你居然是个腹黑?!我明明衣着品味很正常!#
  
  【浦岛虎彻】
  “听说主公要爬墙?”
  他睁着眼睛兴奋地看着我。
  “……”我不是,我没有。
  “那里有龙宫城吗?”
  “额,应该没有。”
  “哦,是嘛。”他沉默了一会儿。“那我带主公去龙宫城吧,那里很好玩的。”
  “……”你哥他们如果认为我把你拐走了他们是会砍了我的吧。
  我如是想到。
  “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就对了。”
  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哦。”
  #原来不止我想要爬墙啊……等等,我没有要爬墙!#
  
  【和泉守兼定】
  “听说主公要爬墙?”
  他漫不经心的问。
  “不,我没有?!”
  我一口否绝!
  “是嘛。”
  “当然啦,毕竟本丸里还有你这个帅气强大有靠谱的刀不是嘛。”
  我违者良心说。
  “哈哈哈,有道理!那下次我也拿着誉回来吧!”
  他得意洋洋的在旁边自夸,堀川国广宠溺的看着和泉守兼定。
  我感叹:也就只有堀川国广和毛利藤四郎是宠着和泉守兼定的了,毕竟谁让他是年龄最小的付丧神呢。
  #我家本丸的卡内桑还是个孩子呢#
  
  【烛台切光忠】
  “听说主公要爬墙?”
  早上,他端着一盘蛋炒饭微笑的看着我。
  “听说主公要爬墙?”
  中午,他端着一碗味增汤微笑的看着我。
  “听说主公要爬墙?”
  下午,他端着一碟天妇罗微笑的看着我。
  “听说主公要爬墙?”
  晚上,他拿着一个木质饭勺微笑的看着我。
  “……”我看着眼前的食物,毫无出息的开始扒饭。
  至于爬墙,管它的呢,以后再说吧。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啊!#
  
  【石切丸】
  “听说主公要爬墙?”
  他拿着御岁币,才刚做完祈祷的样子。
  我思考了一番,点了点头。
  然后他把我拽去聊了三个小时的人生。
  腿都给坐麻了。
  爹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快停下吧,别在念了。
        #太 深沉的父爱我受不起。#
  
  【御手杵】
  “听说主公要爬墙?”
  由于身高差,他蹲下来向我确认消息的准确性。
  我无声地向他传递者回答。
  “那…那你一定要回来啊。”
  他对着我磕了三个头,泪眼汪汪的跑走了。
  “???”那你对着我磕头干嘛!
  #自家杵子还真是单纯呢#
  
  【巴形薙刀】
  看着刀帐是属于巴形薙刀的位置。
  “……”沉默。
  “……”沉默。
  “……”沉默。
  “是的,我想爬墙了。”
  “……”众刀。
  #巴形啊,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肯来啊啊啊啊啊啊#

有暗香盈袖

  *其实跟标题没多大关系
  *一开始这个脑洞是个be来着,真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写成这样了,应该还是可以勉强能看的
         *许愿号叔QAQ
  
  
  [1]
  日本号来到这个本丸的时候,本丸的人口并没想象中那么多,而且反倒没有多少。
  据初始刀歌仙兼定说,他是在限锻期间偶然间锻出来的。
  对此日本号对此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因为这也不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了,毕竟一个本体有着很多分灵,而且也不止是日本号这种平时锻不出的刀出现在早期的本丸中,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2]
  审神者代号叫做梅见,据说是因梅月所生。
  名字很好听,长得也好看--虽然带着护神纸只能够看着小部分脸,这是日本号对自己未来审神者的第一印象。
  性格也好,处理公文也很认真,这是日本号来到本丸一段时间后对比自己矮不少的小姑娘的评价。
  审神者并不会出现在战场中,当然,这并不包括某些特殊的有战斗力的审神者。不过显然这家本丸的审神者梅见并不是那些少数的例外,而是个普通人。
  不过梅见最为喜欢的喝酒,更喜欢酿酒。
  歌仙说,梅见在上任的时候便酿造了两坛梅子酒在后山的万叶樱下的不远处,是为了在全刀账的那一天庆祝的而被埋酒的那块地则被长谷部圈起来不准其他人靠近。
  当然,其实每有一把刀到来的时候,梅见都有为他们埋下一坛封盖上有着自己刀纹的酒,毕竟如果真的只有一坛酒的话到时候怎么可能是足够的啊。
  在上任第一天除了酿过酒外,梅见还亲自在大门的旁边种过一丛植物,奇怪的是,那丛植物在本丸里生长了那么久也没有开过花。
  不过太鼓钟贞宗到来的时候倒是很喜欢那丛歌仙兼定一直不曾想起过名字的植物。
  
  [3]
  梅见对于审神者论坛中流传的欧亚非血统不甚在意。
  审神者的上任方式分两种。一种是直接在独立的空间中形成的本丸,与现世相连着,另一种,是经过时之政府为媒介才能建立本丸的预备役审神者,这一类审神者无法与刀剑付丧神联系互动,一起任务都由狐之助传达。
  预备役审神者的灵力因现世的原因都不是很强,无法像普通审神者那样有着一个独立的本丸,无法倾听付丧神的声音、心愿,一起都以时之政府下达的任务为主。
  梅见不在意的原因是:是我的终究是我的,不是我的强求也是没用的。
  据歌仙兼定本人说日本号的到来是梅见迷迷糊糊又心血来潮时才放的这样一个公式而锻出的,所以梅见对于日本号的反应是相当平常的。
  或许付丧神们都希望的是审神者们能以平常心对待他们吧,总之,日本号对于梅见的反应是相当满意的。
  
  [4]
  本丸没有次郎太刀和不动行光,所以能陪日本号喝酒的就只有偶尔有空的梅见了。虽然有时歌仙兼定他们也会喝上一盅,谈上两句风雅的话语。
  许是梅见的酿酒技术太好,自从第一次喝过之后,便再也没去过万屋买过酒。梅见对此并不在意,只是常常于是本就喜欢酿酒的梅见酿得更勤了。
  关于鹤丸国永问着梅见为什么喜欢酿酒的时候,梅见笑着回答,因为我的父母也是酿酒师啊,所以我喜欢酿酒也没什么不对吧!
  日本号很喜欢梅见,他总觉得梅见身上带着一阵很香的味道,然而并不是梅见最喜欢的那种清香的红梅,也不是日本常见的樱花,而是一种很淡的花香,却一时间想不起来名字,不过歌仙兼定肯定自己见到那种花时就能想起来。
  次郎太刀是什么时候来的,梅见不记得了,许是本丸中后期时来的吧,至少梅见记得是歌仙兼定从战场上带回来的,而次郎太刀也是和日本号一样是个酒鬼,和他那不沾尘世的大哥太郎太刀截然相反。
  本丸后期时,最后一位付丧神--不动行光才终于来到本丸入了刀帐。
  不动行光来到两个月的时候,由梅见举行的一场庆祝全刀账宴会就这样开始了。
  桌子上摆着各种各样依照刀剑的爱好而酿的酒,根据来到本丸的时间越早,分配到的酒自然越醇。
  即便不动行光来得最晚,手中甘酒的度数也不是很高,可惜还是没喝多少就醉倒了,不省人事。
  果然还是把短刀啊,梅见感叹道。
  
  [5]
  由于本丸三大酒鬼的原因,梅见备了不少酒放在仓库以及他们各自的部屋中,当然,给不动行光的还是专门独自为他酿造的甘酒。
  而对于本丸那些爱品茶的“老年人”们,梅见表示自己对茶并不了解,茶的事全权交给了平野藤四郎和歌仙兼定负责。
  
  [6]
  与时之政府的签约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五年制(可续期),一种是终生制。
  梅见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一开始与时政签的是五年制。再过段时间合约的期限就要到了,歌仙兼定很了解这事,所以当梅见去往时之政府时,担心着到时梅见是解约还是续约。
  若是续约的话歌仙兼定当然是高兴的,可若是解约的话……对于审神者,解约也没多大事,但是对于他们付丧神来说,意义却不一样了。
  审神者与时之政府解约,付丧神们另有审神者愿意接手就罢了,但这可能却微乎其微,毕竟谁也不想要别人的本丸不是吗?所以这一类的本丸不是被抛弃就是因审神者残留的灵力消失而使本丸消失。
  
  [7]
  歌仙兼定在审神者离开的前几天还会心理暗示自己梅见是会回来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与同僚的的疑问中,歌仙兼定渐渐地发现,自己还是动摇了。
  唯一让歌仙兼定感到宽慰的是他与日本号坐在一起休息时日本号说的一句话:既然本丸的灵力没有一点若下去的痕迹,说明主公是还没有解约的,或许她是有什么事情给耽搁了吧。
  歌仙兼定当时是怎么回答的?那是他也喝的些许醉了,具体是什么也忘了。他仔细想了想,应是:或许吧。
  等待的时间永远是最漫长的。
  它不仅消磨着岁月,也消磨着等待的与被等待的人的岁月。
  梅雨季节的春天到处迷漫着淡淡的铁锈味,这也意味着本丸又要大扫除了。
  万叶樱枝上的许愿纸才挂上没多久便又被雨水打湿,黑色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
  若是平常梅见在的话,这样的天气倒是讨喜,但是现在的本丸中,大家的气氛都是略为沉重,唯一还带着生气的只有梅见曾在大门旁边栽下的带着雨水已经开了花苞的植物了吧。
  这场雨下得奇大,让大家不得不担心起田间是作物和马棚的马匹情况如何……
  
  [8]
  狐之助从时之政府抵达本丸的时候,雨虽然仍在下,但其实已经小了不少。
  伴随狐之助到来的还有狐之助叼在嘴里的信。
  作为离狐之助最近的歌仙兼定从狐之助那里拿过了信封--那是梅见亲笔的信。
  歌仙兼定拿着信读了一遍之后将信递给了坐在旁边的日本号,自己念叨着什么带着期待地表情离开了。
  日本号接过信后读了一遍,发现这是交代着梅见离开之后所发生的事。
  那天本来确实是去续约的,毕竟在本丸待了那么久了,是个人都是会有感情的,梅见肯定是舍不得他们的。只是回本丸的路途上被狐之助拦住,得知了现世家里出了点事,匆匆忙忙之间回来现世却忘记让狐之助传达自己的踪迹,直到昨夜全部将事情处理完后才想起来这么一回事,立刻书信一封解释了一番后且表示自己今晚之前就能回来。
  因此歌仙兼定是去安排事务好迎接梅见回来而已。
  日本号在半醉半醒得将盏中酒一饮而尽,躺在了地上。
  不远处,太鼓钟贞宗拉着鹤丸国永到大门旁边观赏着一夜之间盛开的紫阳花。

中考进行时

  *这是之前中考前写的对话式小说,被我改成文字形式了
  *三日月的那番话是存在着一点逻辑错误,别太深究
  
  
  
  审神者因为现世原因而拼命复习着,处于备考中。
  然而审神者的状态却使本丸的付丧神们都有些不安。
  这天,几位付丧神偷偷扒开点门缝看着里面已经有了实质化的消极气息,实在是忍不住担心。
  “我说……阿鲁基这样真的没问题吗?”陆奥守吉行着声音问着另外的几人。
  “不,肯定会出问题!”包丁藤四郎握住拳头说道。
  “没办法,主公大人的基础太薄弱了!而且记性又差,还会时常犯迷糊,就算努力了三个月也还是没提升多少嘛。”萤丸担忧地扒住门缝注视着里面的情况。
  “我真是没用……还是初始刀,明明什么忙都没帮上,什么事情也没做好,连为主上分忧都做不到……”
  许是前面几人的对话使山姥切国广深深的感受到了自己毫无用处吧,总之,我们的总队长日常蹲墙角、画圈圈。(切国他简直是吃可爱长大的!你能想象Q版的山姥切国广含着泪花蹲在墙角手不停画圈圈的场景吗?!)
  “喂喂!总队长桑你振作一点啊!”陆奥守吉行看着消沉的山姥切国广,按住他的肩膀使劲不停摇晃着。

  
  咱们本丸的备考中•审神者正对着书埋头苦干着。
  ……
  ……
  ……
  “哇!”
  突然从书桌前面蹿出一只略调皮的鹤,毫无防备的审神者成功地被吓一跳。
  “哎呀呀,吓到了吗?抱歉抱歉。”鹤丸挠了挠头发,笑嘻嘻的道歉。
  “何止是吓到了啊……差点都神经衰弱了啊_(:зゝ∠)_”审神者心有余悸的摊在了榻榻米上。
  “嘛……其实我是来缓解阿鲁基你的疲劳的哦!”鹤丸笑着说。
  “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走走?这两天在屋子里带着总会有些闷吧?”
  “emmmm,”审神者伸个懒腰“一直待在屋子里确实难受,出去走走也好。”
  “那就走呗!”鹤丸把你抱了起来,审神者一脸疑惑。突然,鹤丸从二楼跳到了房顶上,又从房顶上跳了下去……
  “……”鹤丸国永,你给我等着!
  #论一个有着恐高的审神者#
  
  
  院子里回荡着短刀的嬉笑声,听得出来大家都还是挺开心的,没受到自己的影响什么的太好了。
  “大家都玩的很开心啊。”我站在回廊上看着大家。
  “是的呢。”鹤丸站在我身边。
  “主公大人!”太鼓钟贞宗远远地望见了我,我不禁感叹短刀侦查真好。因为这一喊,其他人都看见了我,大家毕竟也都是短刀,即使是那么远的距离没几秒就过来了。“别那么愁眉苦脸的嘛,一点儿也不华丽了。”
  “我也不想嘛。”但是我怕考不过啊。说着说着我就又叹了口气。
  “嗯……”太鼓钟贞宗微微皱起眉头。
  至于鹤丸国永?那家伙自太鼓钟看见我后就一个人不知道溜哪儿去了!
  跟着太鼓钟贞宗过来的还有今剑和不动行光。
  “阿鲁基桑!”
  今剑是飞扑过来的,冲力肯定很大,不过这么久的审神者也不是白当的,所以我迅速的稳稳接住了飞扑过来的小天狗。
  “我听石切丸说了,主公大人在现世要面临人生中的一次很重要的考试,也算是你们的人生第一次转折点,所以到时候一定要加油哦!”今剑从我怀里抬起头看着我。
  “嘛……作为我的主人,你一定要全力以赴啊。”不动行光别扭的说完后就跑掉了什么的真是可爱呢~
  然后我摸了把怀里今剑的头发,发质超好的说!
  “阿鲁基桑,原来您在这儿啊。”物吉贞宗从回廊的另一边走了过来,“这是我做的御守,里面放了代表幸运的四叶草哦。幸运是会降临在主公大人身边的!”
  “谢谢QvQ”小天使ing
  
  
  “哎……”
  “哈哈哈哈哈,”耳边忽然响起了三日月那熟悉的笑声,“姬君这样不是很好嘛。”
  “哈?”哪方面?
  我不明所以的望着他。
  他喝了一口茶,说道:“身为一个孩子便来做审神者本身不妥,因为这个工作会消磨姬君作为孩子的心性以此来磨练着这颗还不属于姬君这个年龄段的责任感的心,所以真正到了选择未来的时候却又充满了不问世事的疑惑。但是,大家一定都是会鼓励着您前行,姬君的路由您自己选择,无论如何,我们这里都是最后的归宿!”
  “嗯……”我仔细思考了一番这段话。
  “谢谢你,三日月!”
  “哈哈哈哈哈,不用谢,我只是做好一个老头子该做的事罢了。”
  我盯着三日月宗近的容貌,感叹着不愧是时政的看伴郎啊。
  
  
  考试前一天晚上,大家都来送着祝福的话语与礼物,焦虑和急躁已经慢慢的消失,继而转化为自信心。

土方组的一天

  05:00
  堀川起床
  06:00
  堀川穿着整齐的叫和泉守起床,同时顺便叫了住在隔壁的冲田组
  06:10
  和泉守磨磨蹭蹭地坐起来打了个哈欠
  06:11
  堀川帮和泉守梳头发
  06:18
  和泉守自己穿好衣服
  06:19
  堀川帮和泉守整理好被单和褥子
  06:21
  堀川拉着和泉守去洗漱
  06:22
  冲田组看见了对着和泉守操心地走来走去,莫名感觉眼睛有点痛
  06:23
  清光觉得应该找审神者要一副墨镜和一瓶眼药水了
  06:30
  土方组洗漱完毕
  06:31
  和泉守对着镜子摆pose,堀川鼓掌,冲田组两人表示漠看
  06:40
  早饭时间
  06:49
  和泉守被吃完饭的毛利摸了摸头
  06:50
  和泉守表示一脸懵,堀川乖巧的坐在一边看着
  06:53
  结束早饭
  06:55
  坐在缘侧休息一会儿
  07:30
  和泉守被选为队长出阵,堀川远征
  09:00
  堀川回到本丸,和泉守还没回来
  09:10
  堀川被烛台切委托去了万屋
  09:40
  堀川、和泉守同时回来
  09:41
  堀川将手里的东西交给烛台切
  09:42
  堀川上下查看着和泉守的情况
  09:43
  堀川陪轻伤的和泉守去手入室
  11:14
  手入结束
  11:16
  和泉守被歌仙拖走写俳句,堀川跟着和泉守一起
  12:10
  午饭时间
  12:21
  和泉守帅气的再要了一大碗
  12:34
  午饭结束
  13:00
  午休时间
  13:01
  堀川将褥子和被子抱出来铺好
  13:02
  进行午睡
  13:07
  长谷部来查寝
  14:00
  午睡结束,烛台切来叫醒大家
  14:02
  和泉守试图赖床
  14:03
  堀川扯着褥子一角,一掀,“咚”的一声后,和泉守成功的起来了
  14:30
  内番开始
  14:31
  土方组畑当番,冲田组马当番,伊达组手合
  14:32
  堀川带着和泉守去田地
  14:42
  和泉守扔掉锄头坐着休息
  14:59
  鹤丸来了
  15:00
  另外还带了一个篮子
  15:04
  鹤丸与和泉守达成共识
  15:16
  鹤丸与和泉守换上一套“绚丽”的装扮,和泉守成功成为“本丸爱抖露”
  15:17
  堀川开始疯狂打call
  17:41
  远征回来的长谷部阻止了鹤丸、和泉守与堀川
  17:43
  长谷部教训着鹤丸和和泉守
  1:45
  烛台切和大俱利带走了逃内番的鹤丸
  17:46
  堀川用长辈看后辈的眼神无视了来自和泉守的求救信号
  18:00
  晚饭时间
  18:03
  长谷部和烛台切都不在饭厅
  18:04
  大家开始聊八卦
  18:11
  山姥切和陆奥守谈到了审神者生病
  18:30
  午饭结束
  18:40
  鹤丸和和泉守因内番的事被长谷部罚洗碗
  18:42
  堀川来帮忙
  18:56
  烛台切从二楼下来回到厨房
  18:57
  烛台切加入洗碗行业
  19:01
  长谷部端着一个碗下来
  19:02
  长谷部放下碗又匆忙离开
  19:24
  堀川、和泉守在本丸闲逛
  19:30
  青江在部屋里讲鬼故事
  19:31
  堀川、和泉守路过
  19:32
  和泉守去凑热闹
  19:43
  和泉守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20:22
  堀川突然敲门
  20:23
  屋子里除青江外都吓得惊叫
  20:24
  堀川在门外被里面的动静吓一跳
  20:25
  堀川将和泉守带回部屋
  20:38
  堀川安慰和泉守
  21:00
  和泉守睡觉时间
  21:30
  短胁出阵池田屋
  23:04
  出阵回来
  23:37
  熄灯睡觉
  
  *青江讲鬼故事那段参考了一张图片

我终于考完了!(。-`ω´-)

两万战了,突然感慨(。-`ω´-)
含晒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