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ぬ无泪

记忆是阵阵花香,来时的历程永远不能忘

我终于考完了!(。-`ω´-)

中考进行时!

 

考前综合症犯了,给自己治愈一下,说不紧张那都是假的_(:з」∠)_

 

话说这个链接的名字怎么改啊_(:з」∠)_

两万战了,突然感慨(。-`ω´-)
含晒注意

《陋室铭》(改)

  初锻不在厉害,可爱则名;初始不在强大,有貌则行。斯是非地,惟吾为欧。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欧皇,往来无非酋。可以时出阵,时远征。无哀嚎之乱耳,无难民之劳形。左拥小毛利,右抱数珠丸。有婶曰:何非之有?
  
  看到有婶婶改的《出师表》和《送东阳马生序》,于是我按耐不住我自己也改了一篇。改的并不好,所以你们看着开心就好,勿撕(。-`ω´-)

【后物】清风,艳阳,无笑意

  物吉贞宗是一位抑郁症患者,即使隐藏的很好但是自杀倾向还是被太鼓钟贞宗和龟甲贞宗给发现了,被送到了精神病院中治疗。
  病房里只有太鼓钟贞宗带来的几本书可以打发时间,而兄弟们都很忙,这样的生活总归还是枯燥的。
  直到某一天,从窗外传递过来一阵悦耳的音乐声,引着物吉贞宗走到窗边。声音的来源是在小亭外的长椅上坐着的一个拿着吉他的男孩弹奏所传出来的,那是后藤藤四郎。
  在阳光的映衬下,后藤藤四郎在那里就如神明在人间撒下的温暖一般。
  物吉贞宗抓过放在一旁的外套披在身上,但是后藤藤四郎已经没在这里了,一旁路过的山姥切国广说:“你说的那个人可能已经回到自己的病房中了吧。”
  第二天,物吉贞宗有一次听到了吉他声,这一次物吉贞宗赶紧下楼,到了那个亭子外的长椅那儿,到达的时候后藤藤四郎还坐在那个地方,只是已经准备把吉他收起来离开了。
  “你明天还会来吗?”物吉贞宗轻声问道。
  后藤藤四郎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不知怎地竟回答了这个自己也不清楚的问题。
  “会的。”
  两个人怀着各自的心思相视一笑。
  
  后藤四郎对于自己如何到这里医院的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只知道自己醒来后整个单人病房里。只有自己,三日月医生和一把边角带有一株三叶草的吉他,甚至连自己的身世和姓名都已经忘记了。
  醒来的第一天下午后藤藤四郎带着那把吉他转着转着,转到了那个亭子,于是在亭子的外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弹奏起了吉他。虽然后藤藤四郎找不到关于自己会弹吉他的记忆,但是却能肯定自己会弹,虽说现实也确实如此,弹的有些累了的时候,便将吉他收了起来。
  于是刚跑过来的物吉贞宗,第二次与后藤藤四郎错过。
  所幸,后藤藤四郎在第二天也来了这里,所幸,物吉贞宗还是见得到后藤藤四郎的。
  正如神明早已注定,该见面的仍旧是要见面的。
  后藤藤四郎看着突然跑过来的物吉贞宗,礼貌地向面前看上去似乎很开心的人问了句:“你好,初次见面。”
  后藤藤四郎清晰地看着眼前人的表情僵硬起来了在原地,好半天才回了一句。后藤四郎看不懂那是物吉贞宗的眼里渐渐失去的光芒是什么,只是心口感觉些许的疼痛罢了。
  “你明天还会来吗?”
  不知怎的,明明连自己都不知道的问题就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的答了一句“会的”,那句本应为“应该会的”都被后藤藤四郎咽回了肚子里。
  大概是因为,这就是被阳光照耀的感觉吧。
  
  物吉贞宗和后藤藤四郎渐渐熟络了起来。后藤藤四郎每天都会在长椅那儿弹奏,物吉贞宗每到那个时候就会跑到长椅那儿听着后藤藤四郎弹奏。
  物吉贞宗在难得的听完后藤藤四郎的弹奏之后,赶回了自己的房间,拿着小纸鹤又跑过去,将纸鹤交给了后藤藤四郎才各自回了去。
  早上开门的时候,发现门外一个小篮子,里面有着几个新鲜的水果和鲜花,另外还有张纸条:谢谢。旁边还画了一只可爱的小猪。
  物吉贞宗看着这张纸条会心一笑。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太鼓钟贞宗和龟甲贞宗已经很久没有来了。
  后藤藤四郎每次远远看见贞宗家待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他们很幸福,忽然感觉自己或许本就一个人吧,不然为什么会没有人来看自己?
  
  物吉贞宗小心的拿着手上的浅黄色信件,在封口处还细心的贴了一片三叶草。
  物吉贞宗终于鼓起勇气打算对后藤藤四郎告白。
  物吉贞宗打听好了一切,现在的后藤藤四郎应该在阳台上坐着晒太阳,于是物吉贞宗一路跑上楼梯,果然见到了后藤藤四郎。
  后藤藤四郎靠着栏杆望着医院的整个风景。
  昨天的雨下的特别大,还伴随着雷声,但是今天的天气却好的出奇,太阳暖洋洋的挂在天空上。
  “后藤君!”
  后藤藤四郎听到了声音,转过身看到了物吉贞宗正在向自己靠近。
  “物吉?你来的真巧。你看那边!”后藤藤四郎用手指着一个方向,“刚刚好出了一到彩虹,很漂亮吧?”后藤藤四郎笑着。
  “嗯,很漂亮呢!”
  物吉贞宗小心翼翼攥着放在背后的信,手心里渐渐出了汗,和后藤藤四郎聊着,正当鼓起勇气时,后藤藤四郎却叫了物吉一声。
  “物吉,你知道吗,我好羡慕你。羡慕你有家人,羡慕你能够给人带来温暖。”
  “不,不是这样的!后藤君有家人,后藤君的兄弟也很多的,他们都很喜欢后藤君!”
  “你为什么知道呢?”
  物吉贞宗语塞。他知道就算解释了,后藤藤四郎也不一定会相信他,因为后藤藤四郎对以前的记忆什么都想不起来。
  面朝在物吉贞宗的后藤藤四郎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一点点的逼近了物吉贞宗,逼到死角的时候,后藤藤四郎将物吉贞宗推下了阳台。
  天边的彩虹也消失不见了。
  
  后藤四郎对于自己如何到这里医院的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只知道自己醒来后整个单人病房里。只有自己,三日月医生和一把边角带有一株三叶草的吉他,甚至连自己的身世和姓名都已经忘记了。
  三日月宗近望着手上后藤藤四郎的病历,叹了口气。
  姓名:后藤藤四郎
  病因:人格分裂症
  
  很久很久的以前,粟田口家和贞宗家还是邻居的时候,后藤藤四郎和物吉贞宗就已经是朋友了。
  后藤藤四郎很喜欢和物吉贞宗在一起,太鼓钟贞宗表示对这个整天缠着他哥的人很不满,但是也只能单方面不满,谁叫他哥喜欢隔壁粟田口的那个人呢。
  
  
  
  
  这篇文因为时跨两周,所以写的太烂了,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发出来了( ´_ゝ`)……
  ps:题目是在晋江里的“帝光4号”太太写的《五虎退》的一句话,借用一下应该没什么吧……?

审神者之间的二三事

关于自家审神者和隔壁审神者之间的日常

链接见评论

论为什么你家没有来新刀

*还有三把刀晚上回来再写

  【毛利藤四郎】
  大阪城刚开的时候,你就在一期一振的威慑下把大阪城挖穿,而且还在第五十层王点找到了一把新的一期一振,在入手的时候,当时情况如下:
  “我是一期一振,出自粟田口吉光之手唯一的太刀,藤四郎们都是我的弟弟。”
  “诶,是一期一振啊,虽然我本丸已经有一把你了,但是你有兴趣也来吗?本丸的藤四郎们都到齐了哦。”
  “这样啊,那那个绿色头发的毛利呢?”
  “……”笑容渐渐僵硬的审神者。
  “……”笑容渐渐危险的一期一振。
  然后审神者乘一期一振不注意感觉带上一队的极化小短裤离开了大阪城心有余悸的回到了本丸。
  “一期一振太可怕了......QAQ”
  “呃,大将,就这样空手回来的话一期哥说不定会砍你的……”
  “不!我不管!”
  开玩笑,我又不是不知道出毛利的概率是多少,与其在大阪城捞不可能捞出的刀,还不如直接放弃去把最后的几把短刀练到满级。
  想到这里的审神者默默的抱住了药研藤四郎的腿。
  “药研啊……你去把一期一振所在仓库里吧……”
  “大将,你这样是没用的……”
  “可是一期一振会砍我的!”
  “……”
  “要不我还是自己介错好了。”死鱼眼.jpg
  药研藤四郎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镜。
  “唉……果然还是拿您没办法。”
  “药研,一定要把们关紧紧的!”
  审神者对着已经远去的药研喊到。
  #是的,毛利的活动我压根没参加。#
  
  
  【小龙景光】
  在限锻期间中的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狐之助偷偷摸摸的溜回了时之政府的大楼,找到了与时之政府签约没多久的小龙景光。
  “小龙景光大人,请问能跟您聊会儿吗?我有点事情想拜托您。”
  小龙景光看着狐之助,眼里充满了好奇。
  “可以的,说吧。”
  “我想拜托您别来我家审神者的本丸,也就是您现在正在考虑要不要派遣分灵去的那座编号为3n5f57qmvu的本丸。”
  “你是狐之助,是理因帮助审神者的存在,那你为什么会来请求我不要去?”
  “小龙景光大人是为了寻找主公而流浪的旅人,就算是分灵也应该有个安定的家,所以我不希望您到一个连自己的主公都不能够见到的这样的一个本丸,所以,我实在为您考虑。”
  “你们见不到你们的审神者?”
  “是的,因为特殊原因,我们的审神者属于预备役的审神者,无法出现在本丸中。”
  “这样啊……”
  ―狐之助回本丸的路上―
  ‘审神者大人可别怪我,
  要不是因为您为了举办过年的事情但是已经快连续一周没有给我油豆腐的话我也是不会这样做的!’
  #狐之助我看错你了#

审神者的一天

06:00
准时被近侍叫醒起床
06:05
慢吞吞地洗漱
06:28
洗漱完毕
06:30
找眼镜
06:34
被长谷部提醒去吃早饭
06:35
表示自己不饿,果断拒绝
06:40
被烛台切和长谷部双双盯着吃了早饭
07:00
看会儿书
08:26
被短刀们拉走了
08:30
和短刀们玩耍
09:30
安排上午的出阵任务和下午的远征任务
10:00
写公文
11:00
长谷部带来了一盘水果
11:20
迎接出阵归来的队伍
11:30
看会儿书
12:00
午餐时间
12:20
饭后甜点
12:24
被鹤丸吓到,噎住了,长谷部急忙递来一杯水
12:26
感觉活着真好
12:27
鹤丸被长谷部教训了
12:28
鹤丸可怜兮兮的埋着头
12:29
劝说长谷部
12:40
长谷部蹲在墙角任凭你把鹤丸带走
12:41
给了长谷部一个拥抱
12:42
长谷部捂着心脏倒在了墙角并开始了樱吹雪
12:57
鹤丸又放飞自我去了
13:01
接着批公文
14:00
困了,睡会儿
14:23
前田路过,解下了披风
15:30
醒来,发现了盖在身上的披风
15:35
将披风还给前田
15:36
接着批公文
16:00
太热,去了左文字部屋
16:20
左文字三兄弟都有远征任务
16:21
离开了左文字部屋
16:25
还是太热,完全静不下心
16:27
去了青江部屋
16:28
看见青江被石切丸和一起教训中
16:29
靠近珠子
16:30
抱住了珠子的头发
16:40
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16:54
将珠子拖地的那一截头发编成了辫子,顺带用了一根带子打了个蝴蝶结做装饰
17:00
狐之助带了封信
17:05
将信看完了
17:09
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17:11
看着新的一叠公文想把它狠狠的扔在地上
17:12
拿起公文举过头顶
17:17
认命的放下了公文开始认真批改
18:00
晚饭时间
20:00
累摊在榻榻米上
20:03
休息一会
20:10
迎接远征队伍
20:20
被扑过来的短刀压倒在地上
20:21
手受了擦伤出了点血
20:23
被送入了手入室
20:24
药研处理了一下伤口
21:00
被短刀们拉去讲睡前故事
21:40
差点把自己讲睡着了
21:50
安排好了明天的内番
22:00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22:10
在长谷部的注视之中钻进了被窝
22:13
长谷部离开了房间
22:16
偷偷地从被窝中爬了起来
22:20
拿出了作业
22:21
开始补作业
02:17
补完了,呼口气
02:19
活动一下身体
02:24
收拾完一切
02:26
睡觉
06:00
精神抖擞地起床
06:10
洗漱
06:25
洗漱完毕
06:27
早饭时间
06:46
出门,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