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ぬ无泪

记忆是阵阵花香,来时的历程永远不能忘

突发短打

         *深夜时候的脑洞
         *修改了一下才发上来
         *别问我雷狮的碑谁立的
         *可能有些不足的地方
        
  雷狮是个海盗。
  安迷修是个骑士。
  雷狮追寻着他的星辰大海。
  安迷修追寻着他的骑士道。
  雷狮容不下安迷修,安迷修也容不下雷狮。
  凯莉说,这两个人就像对欢喜冤家一样。
  安迷修和雷狮在每天的打打杀杀中在一起了,那时侯所有人都沉默了,毕竟他们两个看起来并不适合在一起。
  安迷修和雷狮在一起后很幸福,幸福到连卡米尔都觉得他们可以永远在一起。
  后来雷狮走了消失在了安迷修的世界里,佩利、帕洛斯、卡米尔都不知道雷狮到底去了哪里。
  之后安迷修也离开了,开始慢慢的在各个星球游荡。
  有时候安迷修还会在空闲的生活中寻找着雷狮的踪迹。
  
  安迷修的船里的燃料被用完了,被迫停在了一颗不知名的几乎全是海的星球。
  映在安迷修的眼里的,是海岸边所屹立的一块十字架石碑,旁边已经长出了杂草。
  安迷修看着石碑上的名字,不知不觉的留下了眼泪。
  那块碑上的名字,叫雷狮。

  萤丸是被投放在合战场可以自主选择主人的刀。
  因为是稀有刀的关系,在合战场时会有很多的审神者都会带着队伍来寻找。
  就算有很多审神者都以友好的方式邀请他,他也不会跟审神者回去。
  许是自有意识起就独自一人对抗着时间溯行军与检非违使的原因,萤丸只向往着强大。
  当有审神者靠近他的时候他就会拔出本体,只是没有几人能够对抗他,因为萤丸所在的地方是市中--一个只能用短打胁过的战场。几乎没有审神者会用太刀。
  可能你会说短刀怎么会打不过大太刀。因为萤丸的眼睛早已对黑暗习惯了。即便是大太刀这个不应该的刀种。
  
  
  在审神者中流传着在市中战场的王点有一把不会受到夜战影响的大太刀。只是真正知道这个消息真假的没几个。
  寒月就是不知道这个消息真假的一个吃瓜群众。
  跟所有审神者一样,推图卡在了市中,死活都没过去,修刀反而修到哭的穷逼审神者。
  每天都矜矜业业的持家,啊不,本丸,慢慢的寒月对市中也绝望了,每天就意思意思两下,受伤了就回去。
  后来寒月想到了用大太刀当个肉盾来为短刀抵挡两下伤害,将自家的萤给编了进去,带上了几个活泼小短裤和从头到尾都面无表情的骨喰。
  这次寒月的运气很好,前面几个点都没遇上五花枪爹。只是后面的几个点全部都是,只是还好强爹戳的非常均匀,都是轻伤,唯独萤受伤。
  一路磕磕绊绊的终于到了最后一个点,寒月看了看两个受了中伤的小短裤,定了定神,看着自己面前的骰子,深吸一口气,用灵力来决定了下一步的路。
  “子”。
  寒月觉得,她这半年的开心量都用在了这个“子”上。
  
  藏在小巷里的萤丸听到了打斗的动静,小心翼翼的靠着墙。
  待外面打斗声停止之后,发现了审神者还有来自刀剑的气息。
  属于同体的萤丸和萤能够互相感应,但是黑暗干扰了萤的侦查,而没有及时发现萤丸。
  萤丸感受到了萤身上的强大灵力,这让非常渴望强大的萤丸拿起了大太刀朝向了萤丸。
  
  这时,五虎退和骨喰感受到了萤丸的气息,迅速反应过来接住了萤丸的攻击。
  中伤的五虎退和骨喰和在黑夜里不受干扰的萤丸,短刀在刀种上不敌大太刀,只能勉勉强强的接住练度不低的萤丸的攻击。
  五虎退、骨喰藤四郎,重伤。
  萤丸快速发起了第二轮攻击,这次萤反应了过来,接住了萤丸的攻击,两把大太刀互相碰撞的声响非常大。
  审神者看着萤丸和萤的攻击模式,判断出来对自家萤丸不利,立刻让堀川和前田去支援自家萤丸。
  三把刀对一把刀,局势开始倾向一边倒。
  
  审神者这边的情况不好,萤丸那边也不太好,但是审神者能判断出来,萤丸的练度不低,因此萤丸绝对是已经在这里呆很久了。
  萤丸在这里确实已经很久了,久到他刚睁眼的时候,这里还没有溯行军的出现,慢慢的,平静而无聊的生活开始被打破,也不断有刀剑男士和审神者出阵市中。
  萤丸不仅要防范时间溯行军的来袭,还要为自己的居处不断发愁,还有检非违使的到来所免不了的群攻。
  慢慢地,他的练度也就这样上去了,也已经不再需要自己的主人了,但是他依旧向往强大,也依旧向往着,同伴。
  萤丸还想念爱染和明石,但是他发现他怎么走都离不开这里,因此也就无法找到他们。
  当初还是一个人受了伤时,萤火虫都围绕在他的身边,萤丸就会想着爱染和明石会不会想他,会不会来找他。
  但是直到后来他们真的出现的时候,他其实已经不需要他们了。
  他已经可以只依靠自己了。
  
  萤丸看着只是受了中伤的萤还有他身后的审神者。
  萤丸将本体刀收了起来。
  “曾经存在于阿苏神社的宝剑,不知现在为何出现在这里。萤丸,参上!”
  
  一个本丸中不能够存在同一个付丧神,这是时之政府所考虑到审神者的灵力而做的规定。
  不过审神者可以靠灵力来维持付丧神的存在,只是对于审神者来说稍微的有些消耗灵力而已,比如不同刀种的付丧神所需要的灵力也不同。
  本丸里的刀男们和狐之助看着这把刚带回来的萤丸一脸惊讶。
  “审神者大人,请尽量不要让同样的付丧神同时出现在一个本丸内啊!”
  “阿鲁几,请考虑您的身体啊!”
  ……
  
  萤丸将手轻轻的松开了挡住的眼睛,刺眼的阳光随即映入了不曾见过阳光的瞳孔,痛的流出了眼泪。
  视线渐渐的清晰,旁边依旧喧嚣一片,爱染和明石刚好路过,将手里的端着的四个草莓大福递到了萤丸的眼前。
  “一起吃吧!”
  
  萤丸想,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END
  
  其实文里还有一个我没写到的设定:在战场带回来的刀不管练度有多少,带回本丸后都会重新开始。

  我这是都在写些什么东西啊_(:3」∠)_

占tag抱歉

大概就是在合战场的无主萤丸感受到了来自审神者身旁萤丸的灵力,作为同体的无主萤丸能感受到寒月的那把萤丸的很强的力量,就抽出本体砍向了审神者。跟随出阵的两把短刀感受到了无主萤丸的气息,用本体挡住了无主萤丸的大太刀,但是因之前的战斗而导致的伤再加上刀种之间的差距,两把短刀都受了重伤。萤丸和无主萤丸打在了一起,最后都以重伤而中止了战斗,无主萤丸觉得萤丸很强,萤丸解释说是源于审神者,于是无主萤丸也跟随了审神者。虽然时政的规定是不能让一个本丸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付丧神,但是审神者可以使用灵力强制使同样的付丧神出现在一个本丸的故事。

源于昨天在这次战扩中捡的第二把萤丸的临时脑洞。
总体大纲已经写出来了,有谁想看吗?

这次战扩挺欧的,在第一次e2的boss点就得了把一期的二号机,一号机还是半个月前的早上锻出来的。

髭切昨天来了把,今天又来了把,然而我想要膝丸_(:3」∠)_

这次最让我高兴的就是物吉终于来了。
上次战扩到最后一天我都没能将他接回来,所以在日记本上许愿下一次能否跟我回家,没想到在e3浪的第六次就真的来了!!
因此,现在我的脇差终于全了。

最后,欢迎退回家。

好气哦,今天整个人都欧歪了

另外,这已经是这个周第三、四次的30分钟了

厚来了本丸四次,平野来九次了

我只是想要新刀而已就那么难吗_(:3」∠)_

当你在万屋和他走散后Ⅰ

  你是一个路痴,因此每次你来万屋时刀男们都不放心,所以都会派一个人陪你来万屋,但是,当他们发现把你弄丢时……
  
  【厚藤四郎】
  作为被信任才带着他来万屋,但是你发现你和他居然走丢了,这让路痴的你特别无措,当你很焦急的时候你突然想起了本丸的刀剑们对你说过迷路后要待在原地不要乱跑,然后你就一直站在了原地。
  没一会,他居然抱着条很大的鱼找了过来。
  “看来大将没有我在身边就不行呢,所以下次请跟紧我吧!”
  
  【五虎退】
  作为在本丸的短刀中等级最高的存在和你一起来万屋,这是你特别的安心,然而不久你就和他走失了,当你很焦急的时候你突然想起了本丸的刀剑们对你说过迷路后要待在原地不要乱跑,然后你就一直站在了原地。
  不久后,他跑到了你的面前,喘着气。
  “对……对不起,主公大人,不小心把你弄丢了,呜呜……退下次不会了……”
  
  【今剑】
  在知道你今天要去万屋时,使劲缠着你才争取到了这次机会的他很是雀跃,一会在这边,一会在那边,短刀的机动太快,不一会,你们就走散了,当你很焦急的时候你突然想起了本丸的刀剑们对你说过迷路后要待在原地不要乱跑,然后你就一直站在了原地。
  不久后,他蹦蹦跳跳的扑到了你的怀里。
  “我可是小天狗,所以你在什么地方我都能够看到哦!”
  
  【平野藤四郎】
  今天陪你一起来万屋的人选刚好轮到了平野,略微稳重的他紧紧跟着你的脚步,但是你们来的很不巧,今天的万屋来了很多的审神者,当人潮将你和平野分开后,你感觉到有双比你小,却很温暖的手牵着你,把你带离了人潮。
  终于挤出了人群后,你发现,刚刚牵着你的其实就是今天陪你来万屋的平野。
  “请放心,无论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你。”
  
  【小夜左文字】
  这个看起来很瘦小的付丧神是今天陪你来万屋的人选,自来到万屋后就低着头,然后你们就这样走散了。知道小夜曾经的历史的你把平常刀男们教的知识抛在了脑后。
  按记忆中的原路返回,找到了在商店外蹲着的小夜,你高兴的叫着他的名字。
  “原来,不是要将我给丢掉啊……”
  
  【前田藤四郎】
  作为护身刀的他轮到了这次陪你来万屋的人选,他跟在你的身后,让你有种安全感,可是一个恍神,你们居然走散了,当你很焦急的时候你突然想起了本丸的刀剑们对你说过迷路后要待在原地不要乱跑,然后你就一直站在了原地。
  不久后,他走到了你的面前单膝下跪。
  “非常抱歉……是我疏忽了。”
  
  【药研藤四郎】
  作为短刀身太刀心的他不放心你去万屋,所以这次亲自陪你一起去,他跟在你的身后,知道人群将你们给挤散后,你很焦急,但是你突然想起了本丸的刀剑们对你说过迷路后要待在原地不要乱跑,然后你就一直站在了原地。
  不久后,他终于找到了在原地带着的你。
  “所以说大将要好好的跟紧我才对啊。”
  
  【秋田藤四郎】
  作为一直期待着轮到自己陪着主君去万屋的秋田,在知道了后很开心啊,来到万屋后就被各种各样的东西吸引了眼球,不一会,你们就自然而然地走散了,当你很焦急的时候你突然想起了本丸的刀剑们对你说过迷路后要待在原地不要乱跑,然后你就一直站在了原地。
  不久后,他才走到了你的面前。
  “对不起,疏忽大意了呢。”
  
  【爱染国俊】
  一直期待着去庙会的爱染听到轮到自己去万屋的时候很开心,到了万屋就往庙会那边窜,不一会,你们就走散了,当你很焦急的时候你突然想起了本丸的刀剑们对你说过迷路后要待在原地不要乱跑,然后你就一直站在了原地。
  不久后,他以高机动的优势很快的到了你的面前,元气一笑。
  “虽然很期待庙会,但是更想和主公大人一起去看呢。”

        听说平野的人气不是很高来着Orz

当你对他们说:请抱抱我Ⅱ

【不动行光】
“请抱抱我。”
今天的他罕见的没有喝醉,听到这句话时嘴里抱怨着,可是还是很诚实的伸出了手。
“如果我连你都没有保护好的话,那就真的是废刀了对吧。”

【药研藤四郎】
“请抱抱我。”
他推了推眼镜,放下了手里拿着的研究资料,抱住了审神者。
“弟弟们都说,大将很亲切、很温柔,他们很喜欢大将。”

【前田藤四郎】
“请抱抱我。”
一直自诩护身刀的前田藤四郎丝毫没有犹豫的抱住了审神者。
“前田藤四郎,必将永远保护主公大人,生生世世。”

【爱染国俊】
“请抱抱我。”
爱染远征回来后,审神者对着爱染别扭的伸出了手。
爱染露出了那专属的富有元气的笑容,抱住了审神者。
“主公大人平常也多笑笑吧,这可是女孩子应有的性格啊。”

【今剑】
“请抱抱我。”
审神者刚好碰到了小天狗在庭院里玩耍。
属于短刀的侦查让他在审神者刚到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灵敏的听力捕捉到了这句声音不大的话语。
“岩融说以前的我可是很高的,虽然觉得变成短刀很可惜,但是同时主公大人就可以更好的抱我了吧。”

【大和守安定】
“请抱抱我。”
曾和清光一个主人的安定,自从来到本丸之后就和清光开启了争宠日常。
听到这句话后就勾了勾嘴角,抱住了审神者。
“主人的话,一定是那个最爱我的人了吧。”

【小狐丸】
“请抱抱我。”
刚来到本丸不久的小狐丸就听到了审神者对他说的这句话,弯起眼睛笑了笑,伸出手将审神者抱了起来。
“主公也想和小狐一起共舞吗?”

【萤丸】
小小的他虽然在战场上能以一敌三,但是在本丸中的萤丸可是如短刀般可爱的萤丸。
或许是平常的那份默契,审神者还只是伸出了手的时候就踮起了脚抱住了审神者。
“我听爱染说,主公最近一直在三条大桥找明石,其实不用的。以他的性格,他要来的话自己就会来的,不来的话怎么找也没用的。”
萤丸嘟起嘴如是说。

看到之前写的那个段子有不少人喜欢,就写了个同系列的。

今天早上一不小心起早了,摸到手机打开了刀剑乱舞,结果日常三锻的第二发出了小狐丸【感动.jpg

虽说卡了半个月的6-1,然而实际上只去了二十多次。而这二十多次就让我有些崩溃。本来打算将萤丸分进去抵挡一些伤害的,没想到就这么过了。
前天的时候将左下的那个点沟完了,昨天晚上过了后,我已经打算不再去6-1了。
去了三条大桥两次。虽然三条大桥不难也不沟,但是路线太长,刀装的消耗跟不上。第一次在boss点前因堀川三血重伤而回去了,第二次的前田也在boss点前重伤,但是考虑到了有御守的保护就咬咬牙点击了前进,虽然只是被刀装砸到了还剩七滴血,但是还是就这样过了。
一次6-1,两次6-2,就用了近二十的刀装。6-3还没去,因为没有加速符的原因,现在也还在修复。

        《寒霜不见空离陌》

  他叫雪陌,出生于将军府,是家里的独子,从小便有着挥洒不完的满腔热血。她叫叶霜,是位书香世家的闺秀,从小便饱读诗书,知书达理、善解人意。
  他年幼因被忌惮其父亲的奸人所害,丢与弃林,苟延残喘,幸得被调皮而偷跑出来的她所救才得以保全一命。后来从未有交集的文武两家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好,而他们也就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一对青梅竹马,关系也不错。
  雪陌既出生于将军府,家中是世代为将。而雪陌在家人的熏陶下自然亦是有着如此之愿,所以从小便随父去往边疆。每次从边疆回来后都会同她说着当时在眼前所看到的场景,说的倒是眉飞色舞,竟也惹得女儿家都直幻想着边疆那激烈的拼搏厮杀,但她也是知道的,那不过只是幻想罢了。
  叶霜在十六岁时,雪陌刚满十八,已经到了能够亲自率兵出征的年龄,而这也正是雪陌一直所有着的愿望。
  大概是因为家中一直为将的原因,雪陌第一次出征之前便被封为了将军。出征时,叶霜站在了城墙上,眼里透露出颇为复杂的感情,可惜雪陌却未发现,便离开了,只是离开时的那不舍的眼神,却成为了叶霜最好的答复。
  第一次的出征,竟只打了三个月,当时整个京城里都在传言雪陌在战场时以少胜多的临危不乱、足智多谋,不知怎的,叶霜心里竟生起了一抹骄傲的笑容。归来的那一天,叶霜就站在了城墙旁与百姓一同期待着他们的凯旋而归。
  终于,远方传来了带着胜利的脚步声,靠近城门之时雪陌便一直心不在焉的够着脖子四处张望着。当然,这一动作被叶霜看在了眼里,心里暗暗淡笑了一句“傻瓜!”便转过身回府去了。一直未看到自己所一直心心念念着的佳人的雪陌心里生出了浓浓的失落感,只是可惜那个还是少年的将军十几年都一直未看出自己的真心而迷茫着。
  后来,一个强大的邻国将压抑许久的野心勃勃都释放了出来,集结了手上所有的兵力来攻打帝国城池,然现在已经被攻掉了七座城池,岌岌可危之际,皇帝派雪陌立即去抵挡外敌。
  临行前,叶霜亲自为雪陌收拾着行李,趁着没人的时候将一个锦囊放进了暗格里。
  可惜时间太短暂,让人恨不得还有一个世纪的时间到天荒地老。
  这一次叶霜没有去送别雪陌,而在庙堂上香祈福,因为她的右眼皮一直都跳得厉害,这让她心里不安。
  在刚开始的几战时,邻国的将军一直和雪陌打的平手,可是这场战争却在半年后凯旋回归,叶霜一接到了消息后就赶了过去,却在最后也未看到他。
  后来叶霜回府后让丫鬟去打听雪陌的下落,叶霜没想到丫鬟带回来的消息竟是雪陌已在战场壮烈牺牲。在最后那一战时雪陌突然全力以赴斩杀敌军近千人,身上带着无数的伤,这让雪陌的亲兵也不禁唏嘘的以为他们的将军是着了魔,最后雪陌将敌军元帅的头颅亲自斩杀才逼得敌军退兵。
  而雪陌就一直站在那里一直到敌军退兵也一直未动一步,一个士兵感觉到了不对劲而大胆的到了雪陌的面前,轻轻的拍了一下雪陌的肩头时,雪陌却直直的到了下去。那是他们才明白,这个年轻的将军就这样为了国家而壮烈牺牲了。
  事后众人都在猜测他们的将军为何会在最后一战如此的拼命。
  有人说:“将军是不忍百姓们流离受苦。”
  有人说:“将军一定是不忍国家就此沦陷。”
  有人说:“将军一定是因为从小便受得家中父亲的教诲而觉得自己,的责任重大。”
      而一直待在雪陌身边的士兵却说:“将军是因为在营帐收拾着东西时翻到了一个锦囊,里面有着一张字条,将军看了之后才如此下定决心的如此这般。”
  “那张字条都写了什么?”一个士兵问道。
  “那张字条啊……”那个士兵感叹的说道。
  叶霜在帮雪陌收拾的东西时塞进去的那个锦囊里写着那么的一句话……
  “陌上花开,待君归来。”
  “我想,这句话该是一女子所写吧。”那个士兵感叹道。
  叶霜听完丫鬟的话后竟昏倒在了地上,之后,叶霜便一直卧病在床。
  来年春天之时,叶霜喃喃自语的说道:“雪陌……花开了……你为何还不回来……”
  叶霜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恍惚间,似听到了雪陌的声音:“叶霜,你看,我回来了,等得太久了吧……”
  “是啊,等的我都睡着了呢……”叶霜笑着说,眼中却留下了泪。
  那时,正值初春,而京城却下了予历史上第一场下在春天的大雪,而那雪竟略咸略甜,形似泪却非泪。
  『生时未得圆满,死时才懂得了你的真心,抱歉,让你久等了--雪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