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ぬ无泪

记忆是阵阵花香,来时的历程永远不能忘

审神者就任一周年

  *一周年贺文
  *其实是想多写几把的来着
  
    
  今天有点难得起了个大早,因为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审神者就任一周年。
  
  【山姥切国广】
  我一拉开门,就看见他站在我的门口,不自在的望着别处。想来他在我门口站了也有一段时间了。
  我等着他先说话。
  “……你今天就是就任一周年了呢……嗯,不是挺努力的嘛”
  想了想觉得是因为当初就任的时候,对大家的“倒添忙”到现在的什么事都“熟稔于心”。
  “那也是因为切国很厉害啊,刚上任的时候开始就帮我处理大大小小的琐事,还教我如何待人处世和管理本丸的大家~”
  我这样回答着。
  他埋着通红的脸,只看得见头上冒出的烟。本应是这样的。
  不过谁让我矮呢,而且他又是站着的,就算埋着头也看的清清楚楚~
  
  【厚藤四郎】
  “就任一周年辛苦了!作为审神者的言行举止也得心应手起来了呢。”
  “唔,好像是诶,”想了一会儿后,“平常对于交流问题现在貌似也比之前好很多诶!”
  厚看着我思索的样子,笑了笑,“那大将,以后也要一起努力哦!”
  “嗨!”
  刚走几步,我回过头,对他说:“厚酱!你也辛苦了哦!”
  
  【陆奥守吉行】
  “啊哈哈哈,你终于也满一周年了咯!还摆着一副我是新人的样子可不好行!”
  “诶?!哪儿有!”我反驳道,“明明连俱利酱都夸我了!”
  “诶,还真是看不出来大俱利伽罗也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确实呢。”
  不过吉行他平常应该有跟狐之助聊聊其他本丸的吧,不然也不会对于满一周年显得比我还开心吧。
  
  【鹤丸国永】
  “噢,你来这里已经一年了,已经那么久了啊,真令人惊讶!”
  他端着茶点放在我身边。
  我抬起头,阳光突然照进了我的眼睛里,我眯了眯眼睛,猜想那么一瞬间会不会也成了金色的眼睛呢。
  “你也来这里一周年了呢,鹤。”
  他站起身的时候倒是为我挡住了阳光,眼睛才好受些。
  听到我说的话,他摸了摸后脑勺笑着。
  “哎呀呀,还真的是,没想到那么快呢。”
  
  【前田藤四郎】
  “恭喜您就任一周年,和刚来的时候表情都不一样了呢”
  我揉了揉自己的脸,‘不一样吗?’
  不知道是不是无意的说了出来,前田就只是笑了笑,留我一个人纳闷着。
  
  【岩融】
  “哦哦,就任一周年了!就算收集了一年的刀也远远没有走到尽头呢!噶哈哈哈哈!”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胸口痛……突然眼前一黑……
  “我感觉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不动行光】
  “和我这样的废刀不同,你已经是持续战斗一整年的熟练审神者啦”
  他醉醺醺的对我说着,眼神中却透露着微微的清明。
  我摸摸他的头,“呐,其实我也是从一个废审神者开始的!我这样的微弱的成绩不动一定很容易就完成了吧?毕竟不动可是信长公的刀啊!”
  他明显愣了一下:“那,那是当然的啊!我可是信长公的爱刀!”
  其实看起来有点逞强,我这样想着。
  
  【博多藤四郎】
  “哦哦,听说已经就任一周年啦?来来,这里是一些纪念品……”
  “……”
  我看着他拖着一个袋子过来,然后全部倒了出来。
  “博多啊……这些都是你什么时候买的啊……”
  “……”
  “……”
  沉默。
  所以你不让我随便用小判,而且我还辛辛苦苦的挣钱,你们就这么用了!
  累觉无爱。
  算了,反正自己挣钱也就是给他们用的,何必计较这些呢。
  #你们开心就好#
  
  【太鼓钟贞宗】
  “既然今天的主角是主人,那就打扮得超华丽吧?”
  我很想拒绝,事实上我已经说了,只是还没说完,他就抱了一堆衣服在我面前,衣服的颜色还是比较鲜艳的那种,差点晃瞎了我的眼……
  
  【爱染国俊】
  “恭喜就任一周年!哎呀~主人才更适合成为我们的保护者呢!”
  “诶?”我疑惑的看着他。
  “因为我们大家除了远征出阵和内番,其实也很少做事情的了,一般都是自己的兴趣或者是玩耍闲聊,相比起来,主公才是真正的忙碌呢,什么事都有亲力亲为呢!”
  “原来爱染你的分析能力那么透彻啊!”
  “哈哈!那是当然了啦,要不然出阵时的侦查怎么找得到敌人啊!”

来唠叨一下。
要不是今天看到了我的那只满级的江雪小公举我都不知道江雪小公举已经四个月没来过了……不管是锻的还是捞的什么的
今天巴形开限锻,几次限锻全部坠机,今天是最后的机会,以后都无缘了,毕竟开学后要住宿,点送跟我也无缘了,看来是得不到的了。
前几天的一周年就算好了,最少这三年都会保持刀帐缺四把的情况,况且现在还有些没实装的刀就也不说了。
我自己也能明显感觉到,自从中考后,对大家的热情明显下降,但是也不是无感,这几天看着大家还是经常的觉得感到很安慰。只是这个暑假都拿去补火影和看小说去了,所以也没怎么更文,写了手稿的也难得在手机上码出来。
一周年的贺文我会尽快写完发出来的。

终于一周年了,真的是超级激动的!
能够赶在开学之前真是太好了!(来自准高一寄宿生的怨念……)
开学后由于学校远的原因,甚至连一周都不一定会回来吧,也难得跑来跑去的。现在除了极化刀之外也还有四把刀才全刀帐……
以后的新刀与我是无缘的了,等三年过去了日服那边应该已经全员极化完了吧。本来指望联队战之后是花札的,说不定还可以拿到近侍曲什么的……看来是没戏……
浦岛还要等到中午才回来的了

倒计时!一!

倒计时!二!

倒计时!三!

【七夕贺文】主公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可是,我家本丸的故事。
       *由于去年我就是七夕那天正式成为“审神者”,也就是他们的主公大人的,所以我觉得七夕这天选几把有不同意义的刀来写篇文小小的祝贺一下~
  *虽然清楚你们可能不太理解乖巧鹤,对于这样的鹤也抱有怀疑,但是,我家的鹤是真的乖巧不搞事啊!
  
  
  【萤丸】
  唔,主公大人很好,做事认真的样子真的很吸引人呢;心思细腻,总是能第一个发现本丸里每个人有哪里不一样的地方;明明一些我们自己都不大在意的小伤口她也会显得神经兮兮的,把我们拖去手入室。
  明石还没来的时候主公大人总是会以前辈的身份照顾我们,当然,明石来了之后主公大人也还是像往常一样对待我和爱染,毕竟明石真的太懒了啦~!
  还有就是,主公大人也很喜欢萤火虫呢!夏天的时候,由于到了晚上看不太清路,主公大人就不知从哪里带来的萤火虫,每天都能看到呢。
  我想,大家都是很喜欢主公大人的!
  
  【山姥切国广】
  那家伙啊……特别烦人吧……
  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她突然把手伸进披风里摸我的头什么的(脸红)……虽然并不讨厌。后来我才发现那家伙有揉头发的坏习惯,我强硬的要求阿路基改掉这个习惯的时候,她居然就笑着揉了把我的头发就跑掉了!!
  后来有一天她抱了一堆的布走到我的房间里,要求我换什么的……不过好在她还是绝对我的白披风好看『婶的原话:切国的盛世美颜穿什么都好看!』,当然,那些布我才没有偷偷藏起来而是阿路基她强制性的放在壁橱里不久就被歌仙拿去了!连带着我身上的一起!
  她喜欢让我出阵,但是貌似不喜欢我受伤的样子,但是反正也是仿品啊,受了点轻伤而已都表现得那么难过,万一有天她不当审神者了,会不会舍不得呢……
 
  【厚藤四郎】
  大将她啊……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人,在我历代的主人中,是一个特别不起眼的存在,但是,大将就是大将啊。正因为普通,所以我们才会降临在她身边,我们守护的也许不止是历史,还有我们的大将吧,而且正因为双方都在守护对方,所以事事都能够宽容吧,这一点,大将做得很好哦!
  我和大将一起渡过过本丸最艰难的时期,那段日子真的是令人怀念。本丸的付丧神不多,内番和各种琐事还有出阵,每个人都是忙前忙后,大家都尽量的节省着日常的开支,每天累的上气不接下气,随便一趟就能睡着的感觉,现在想想却已经无法再理解那种感受了。不过人类的身体也真是奇妙,跟还是刀的时候一点都不同呢。
  
  【鹤丸国永】
  嗯,阿路基她貌似并不是特别像一个女生呢。
  虽然是个女生,但是我还记得本丸刚开始运营的时候阿路基她可是经常会帮粟田口和一些没有监护人来的短刀们的忙呢。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就是时之政府所带来的一些东西,然而工作人员只将东西送到了大厅,还得自己将东西搬进仓库里,由于人数不多,除了短胁以外的刀种不是去出阵就是被派去了远征,本丸里连一个苦力都找不着的情况下自己一个人咬着牙就将东西搬进去了呢,在短刀们跟我描述的时候真的是吓到我了!
  本丸的生活节奏稳定的时候她会在回廊里陪暂时不会出阵的短刀们一起玩耍,莺丸来的时候也觉得他一个人坐着喝茶会比较无聊,特意去陪他聊天,直到某个天下五剑中最美的那把然而实际却是个老爷爷的付丧神的到来。
  貌似除了我某次玩脱导致重伤的那次,我再也没见过她被吓到哭出来的表情,虽然自那次之后,我也没有了想要恶作剧的心,嘛,毕竟她还是一个孩子,每天都受到惊吓可是不太利于心理健康的~
  
  【不动行光】
  我印象中的主公大人其实并不会照顾人更不会安慰人。
  刚来本丸的那会儿,她拿起还没开封的甘酒坐在我身边陪我一起喝,再然后就是我的单方面聊天,聊了一晚上,其实说出来的时候内心依旧很沉重,但是冷静一点后又觉得心里轻松的很多,不过那时候她已经有些醉了也就睡着了。明明酒量不好也来陪我喝酒又听我的抱怨,她是一个很好的听众,不会随便插嘴,安安静静的,有时回应一声也不会觉得自己一个人的聊天特别尴尬。
  不管我如何提起信长公的好,她也面不改色,不会像长谷部那家伙对信长公一点也不敬重!
  后来修行结束回来,看到以前我所坐着的位置迎来了另一个人――不动行光(二号机),显然他也看见我了,走到我的面前自顾自的说话,这时我才发现,原来以前的自己是真的挺讨人厌的嘛~
  
  【大和守安定】
  跟冲田君差不多的人呢,当然还是冲田君更好!
  虽然已经决定忘掉冲田君了,不过还是在生活一些小方面上走神,主公大人说不要太过于勉强自己,关于自己前主之类的事情她可以理解的。如果是以前的话我说不定就是对她说一些冲田君的好然后清光来把我拖回去,但是现在的我却是能够放下过去的大和守安定,正如长谷部先生和清光说的,我们现在的主人是审神者大人而不是其他人,对于这一点,短刀们的接受能力真是好呢!
  主公大人总是能够在二楼安安静静的注视着我们,有时我还看到主公大人站在窗口微笑的样子,大家一点也都有见过吧。曾经三日月说过,温柔即是强大,我也想要成为那样的人!
  为了主公大人,我有每天都好好努力哦!不管是内番、出阵还是远征这方面!
  
  【三日月宗近】
  每关于姬君嘛,哈哈哈哈哈,来我身边坐下,我们慢慢说吧。
  次姬君在我身边的时候,我都会有种晚辈在长辈身边撒娇的感觉,让老爷子我很开心呢~
  第一次见我的时候还悄悄的偷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光明正大的盯着爷爷我的眼睛看呢,虽然不是第一次被夸眼睛好看,但是当时的心里却也是真的高兴呢,哈哈哈哈哈。
  爷爷我活了那么久了,不是第一次见过黑发黑眼的人类,也见过不少美人,更不是第一次对人类的外貌所赞叹。但是不知怎的,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个相貌平平的小姑娘呢!
  由于不懂得照顾自己,姬君还专门将三条派部屋扩大了一些好让我住进去有人照顾,真是细心的主人呢。

日向好可爱∠( ᐛ 」∠)_

【刀剑乱舞】那天,那人,那是儿

@在下原文

对话版
“苦逼”居然是敏感词,所以被我改成了“咸鱼”,怨念……
对话版按照本人的视角增添了一部分描写(凑字数xxx)

唔,感觉这四个图标很好看啊,是我的错觉吗……?
话说那个远战之乱得到的御岁魂比其他三个图的都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