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ぬ无泪

记忆是阵阵花香,来时的历程永远不能忘

好想见到你

*审神者没有名字
*这个审神者的原型是我
*听说产粮有玄学
*仿佛全世界就我没一期
*结果在开文的第三天就来了
*其实本来是不打算出现一期的
*ooc预警
  
  审神者像往日一般,从现世回到了本丸,刚走到门口,五虎退就抱着一直小老虎跑了过来。
  “主公大人,请问,一期尼什么时候才能来啊,唔……好想一期尼……呜呜呜……”
  “……对不起,五虎退,我也不知道,可能,一期他不想来吧……”
  审神者不想骗五虎退,残忍的将现实说了出来。
  其实五虎退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审神者不会应对这种情况,幸好药研及时出现,将五虎退哄走。
  五虎退和药研一离开,审神者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滑坐到了地上。
  其实审神者也很想将一期一振带回来,只是无论什么公式,无论怎么出阵,都从未看到过一期一振的踪影。
  五虎退是一把比较心细的刀。
  审神者有留意过,同期的审神者都已经接回了一期一振,就差自己的本丸了。审神者想,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五虎退才会专门跑来对审神者说一期一振的事吧。
  
  审神者依旧在处理公文。前田和平野一起端了一碟茶点进来。
  “主公,这是烛台切先生刚刚做的点心,让我们端过来。”前田放下手中端着的点心。
  “知道主公喜欢喝茶,刚刚过来的时候刚好碰到了莺丸殿下,就在莺丸殿下那儿顺便拿了一杯茶过来。”平野看了看审神者的脸色,笑着说。
“莺丸殿下说,每天都是一个人在喝茶,偶尔也想让一个人陪着呢。”
  “……平野、前田,你们也在想念一期吧。”审神者看着突然低下头的前田和平野叹了口气。“清光昨天跟我说,自从江雪来了左文字家齐了之后,经常能够看见你们望着左文字的部屋。今天早上的时候,五虎退还专门跑来对我说想一期了。”
  “对不起,主公……”审神者没听清是谁说的这句话。
  “这并不是你们的错,是……我的运气不太好……自从江雪来了之后,一直没再见到新的刀来。”
  
  其实审神者之前很欧,在第一天刚入职时,狐之助所指导下锻出的短刀是卡了很多初期审神者的厚藤四郎,在要求将第一部队凑满的时候,锻出了太刀狮子王和鹤丸国永。再后来,平野、岩融、不动行光、萤丸、莺丸、江雪左文字,都是连着几天一起来的。唯独卡住了粟田口的兄长,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一直都不来呢,粟田口的刀们每天都在想念。’审神者在公文的末尾添了一句话。将所以公文叠好后让长谷部拿给狐之助。
  
  “主公,出阵厚樫山的队伍已经回来了,有一把刀受了重伤,一把刀受了轻伤,剩下四把刀无伤。”长谷部在桌前说着。
  “好,知道了。”
  
  “大将。”这是本不属于短刀的低沉声音。
  “主公大人。”
  审神者看了一下秋田和厚的受伤情况,可是看到秋田受伤的情况有些忍不住生气。
  “我不是说最多受中伤就回来吗?怎么还伤的那么严重。”
  “我……我想让一期哥快点回家……”秋田小声的说。
  “……”审神者沉默了一会儿,“先去把伤治好。”
  短刀的修复时间并不长,没过多久,秋田的伤就好了,在审神者的默许下和药研的暗示下离开了手入室。
  “大将。”药研目送着秋田离开后开口道。“其实一期尼来不来都无所谓的,我会将弟弟们照顾好的。”
  “是啊,粟田口还有我和药研就够了。”最早来的厚也开口说。
  “其实弟弟们都知道大将对一期尼还没来的事会感到为难,所以从没提到过这件事。直到前段时间江雪殿下来了之后弟弟们才开始越来越想一期尼了,或许再过两天心情就平复下来了吧。”
  药研和厚总是会在审神者为难的时候提出建议,可这本不该他们所管。一期一振没来,粟田口的人数太多,光是鸣狐一个人是管不过来的,责任心强大药研和厚也在管理着自家弟弟们,为审神者分忧。
  这是审神者自责的地方,本来也是作为弟弟的存在,却同时担起了“哥哥”的责任。
  
  这天,审神者从现世回本丸时因为忘带了重要的东西,错过了一班公交车,当时审神者没想到,那班公交车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出了车祸。
  审神者回到本丸的时间已经很晚了,回来检查日课时才发现付丧神们偷懒了。
  迫不得已的逼着付丧神们赶紧去做日课。
  在锻刀一栏中,审神者想了想,叹了口气,放下了all350,第一发是意料中的1:30,但是第二次出现了好已经久不见的3:20。审神者看着锻刀炉上的时间,咬了咬牙,有些紧张的心仿佛停止了那么一刻的跳动,微微颤抖的手往锻刀炉上了贴一张加速符。
  随着樱花的飘落,穿着华服的付丧神用温柔的语气说着台词。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手中锻造的唯一一把太刀。藤四郎们是我的弟弟。”
  “呼,这还真是……”
  等去远征的小短刀们回来后给他们一个惊喜好了。

  今天的万叶樱也开的很好呢。

评论(3)
热度(26)
©彼岸ぬ无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