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ぬ无泪

记忆是阵阵花香,来时的历程永远不能忘

  萤丸是被投放在合战场可以自主选择主人的刀。
  因为是稀有刀的关系,在合战场时会有很多的审神者都会带着队伍来寻找。
  就算有很多审神者都以友好的方式邀请他,他也不会跟审神者回去。
  许是自有意识起就独自一人对抗着时间溯行军与检非违使的原因,萤丸只向往着强大。
  当有审神者靠近他的时候他就会拔出本体,只是没有几人能够对抗他,因为萤丸所在的地方是市中--一个只能用短打胁过的战场。几乎没有审神者会用太刀。
  可能你会说短刀怎么会打不过大太刀。因为萤丸的眼睛早已对黑暗习惯了。即便是大太刀这个不应该的刀种。
  
  
  在审神者中流传着在市中战场的王点有一把不会受到夜战影响的大太刀。只是真正知道这个消息真假的没几个。
  寒月就是不知道这个消息真假的一个吃瓜群众。
  跟所有审神者一样,推图卡在了市中,死活都没过去,修刀反而修到哭的穷逼审神者。
  每天都矜矜业业的持家,啊不,本丸,慢慢的寒月对市中也绝望了,每天就意思意思两下,受伤了就回去。
  后来寒月想到了用大太刀当个肉盾来为短刀抵挡两下伤害,将自家的萤给编了进去,带上了几个活泼小短裤和从头到尾都面无表情的骨喰。
  这次寒月的运气很好,前面几个点都没遇上五花枪爹。只是后面的几个点全部都是,只是还好强爹戳的非常均匀,都是轻伤,唯独萤受伤。
  一路磕磕绊绊的终于到了最后一个点,寒月看了看两个受了中伤的小短裤,定了定神,看着自己面前的骰子,深吸一口气,用灵力来决定了下一步的路。
  “子”。
  寒月觉得,她这半年的开心量都用在了这个“子”上。
  
  藏在小巷里的萤丸听到了打斗的动静,小心翼翼的靠着墙。
  待外面打斗声停止之后,发现了审神者还有来自刀剑的气息。
  属于同体的萤丸和萤能够互相感应,但是黑暗干扰了萤的侦查,而没有及时发现萤丸。
  萤丸感受到了萤身上的强大灵力,这让非常渴望强大的萤丸拿起了大太刀朝向了萤丸。
  
  这时,五虎退和骨喰感受到了萤丸的气息,迅速反应过来接住了萤丸的攻击。
  中伤的五虎退和骨喰和在黑夜里不受干扰的萤丸,短刀在刀种上不敌大太刀,只能勉勉强强的接住练度不低的萤丸的攻击。
  五虎退、骨喰藤四郎,重伤。
  萤丸快速发起了第二轮攻击,这次萤反应了过来,接住了萤丸的攻击,两把大太刀互相碰撞的声响非常大。
  审神者看着萤丸和萤的攻击模式,判断出来对自家萤丸不利,立刻让堀川和前田去支援自家萤丸。
  三把刀对一把刀,局势开始倾向一边倒。
  
  审神者这边的情况不好,萤丸那边也不太好,但是审神者能判断出来,萤丸的练度不低,因此萤丸绝对是已经在这里呆很久了。
  萤丸在这里确实已经很久了,久到他刚睁眼的时候,这里还没有溯行军的出现,慢慢的,平静而无聊的生活开始被打破,也不断有刀剑男士和审神者出阵市中。
  萤丸不仅要防范时间溯行军的来袭,还要为自己的居处不断发愁,还有检非违使的到来所免不了的群攻。
  慢慢地,他的练度也就这样上去了,也已经不再需要自己的主人了,但是他依旧向往强大,也依旧向往着,同伴。
  萤丸还想念爱染和明石,但是他发现他怎么走都离不开这里,因此也就无法找到他们。
  当初还是一个人受了伤时,萤火虫都围绕在他的身边,萤丸就会想着爱染和明石会不会想他,会不会来找他。
  但是直到后来他们真的出现的时候,他其实已经不需要他们了。
  他已经可以只依靠自己了。
  
  萤丸看着只是受了中伤的萤还有他身后的审神者。
  萤丸将本体刀收了起来。
  “曾经存在于阿苏神社的宝剑,不知现在为何出现在这里。萤丸,参上!”
  
  一个本丸中不能够存在同一个付丧神,这是时之政府所考虑到审神者的灵力而做的规定。
  不过审神者可以靠灵力来维持付丧神的存在,只是对于审神者来说稍微的有些消耗灵力而已,比如不同刀种的付丧神所需要的灵力也不同。
  本丸里的刀男们和狐之助看着这把刚带回来的萤丸一脸惊讶。
  “审神者大人,请尽量不要让同样的付丧神同时出现在一个本丸内啊!”
  “阿鲁几,请考虑您的身体啊!”
  ……
  
  萤丸将手轻轻的松开了挡住的眼睛,刺眼的阳光随即映入了不曾见过阳光的瞳孔,痛的流出了眼泪。
  视线渐渐的清晰,旁边依旧喧嚣一片,爱染和明石刚好路过,将手里的端着的四个草莓大福递到了萤丸的眼前。
  “一起吃吧!”
  
  萤丸想,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END
  
  其实文里还有一个我没写到的设定:在战场带回来的刀不管练度有多少,带回本丸后都会重新开始。

  我这是都在写些什么东西啊_(:3」∠)_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