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ぬ无泪

记忆是阵阵花香,来时的历程永远不能忘

本丸里的圣诞节

  【三山】
  今天本丸里很热闹。
  切国第N次经过三日月宗近的时候默默地叹了口气。
  把手上审神者交给他的末端是三日月的刀纹的红色围巾递给了三日月。
  “这个……是主公让我给你的。”
  三日月顺着围巾的视角看向了切国,脸红红的,似乎在冒烟呢。
  “哈哈哈哈,我不太擅长打扮,可以拜托近侍大人帮我戴上吗?”
  切国沉默了一下,别开了脸伸手给三日月戴围巾。
  三日月笑了笑,突然伸出了手把切国揽进了怀里。
  切国因为失重顺势倒在了三日月的怀里,身体僵直着。
  三日月拿了一个放在旁边的和菓子,说:“主上昨天拿给我的点心,因为觉得很好吃就专门给切国留了几个呢。”
  明明是很正常的话,不过在山姥切国广的视角里就显得特别暧昧呢,毕竟三日月是对着切国的耳朵轻声说的,痒痒的呢。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鹤山】
  切国在中午的时候碰到了鹤丸。今天的鹤丸一改往常的白色和服,穿上了一身红色。
  其实今天本丸里每个人都将衣服换成了红色的。
  除了切国。
  就算是圣诞节,切国也依旧穿着那件脏兮兮的披风,长谷部和歌仙都想过把他拿下来,却没什么用。
  鹤丸看到了蹲在墙角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切国,露出了一个搞事的笑容。
  鹤丸慢慢的靠近切国,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切国很明显没有注意到鹤丸的靠近,这让鹤丸更方便的直接取下了切国的披风。
  切国回过神来之后发现披风被抢走,一股脑的去抢,却发现抢不回来,只好利用自己的高机动躲回堀川派的部屋里了。
  鹤丸找到了依旧爱蹲在角落的切国,不过披风被抢之后明显整个人都消沉了不少,旁边悬浮着不少诡异的气息。
  “切国?切国?说句话嘛。切国?……”鹤丸围着切国,试图让他开口,突然,灵光一闪。
  “切国,你这样很漂亮……唔!”
  “不许说我漂亮!!”
  鹤丸国永VS山姥切国广
  完败。
  鹤丸国被切国拍到了墙上。
  然后切国再次回到了角落里。
  鹤丸发现这次切国是真的生气了,但是切国的披风又被歌仙拿去洗了,一时半会也没什么好代替的。
  鹤丸国永默默地离开了房间。
  切国注意到了鹤丸的离开。
  “果然,像我这样的仿品,有谁会在意呢……”
  切国没想到鹤丸那么快就又回来了。
  他把自己平时穿的羽织搭在了切国的身上。
  “用我的羽织吧,这样就没人看得见你的头发,也就没人说你漂亮了。”
  切国看了看鹤丸的金眸,里面只有名为认真的情绪。
  切国红着脸拉低了帽檐。
  
  【太萤】
  审神者给每个人都发了一个东西,萤丸的是一个圣诞帽。
  “真是的,明石你饿了就自己去厨房了啦!”
  萤丸从来派的房间出来去了厨房,想看看还有没有食物给饿了的明石垫垫肚子。
  但是翻找了一会后就只看到了一些食材,没有现成的,但是现做的话萤丸不仅身高够不到灶台而且萤丸也不会做。
  本想在本丸了找找有没有其他的食物时,刚出厨房就遇到了手上拿着几个红薯的太郎。
  “哦呀,萤丸是饿着了吗?晚饭还需要一点时间啊。”
  太郎之前就看到萤丸进入到厨房里寻找着,想必是之前连续出阵饿到了。
  “之前陆奥守和粟田口的几个孩子在烤红薯,因为考得太多就分发给了本丸里的各个刀派,正想去你们那儿的就刚好看到了你。”
  萤丸接过了烤红薯,热乎乎的在手掌里,冰冷的手也开始慢慢的回暖。
  “谢谢你,太郎先生!”
  萤丸很礼貌的回答道。
  “不用,这是应该的。”太郎摇了摇头,脸上出现了淡淡的红晕,“还有,帽子,很可爱……”
  
  【冲田组】
  “安定你涂好一点啊,这样一点也不可爱了!”
  今天安定突然想给清光涂指甲油,清光同意了,要求是涂好一点,不过没能如清光的愿。
  安定第一次为别人涂指甲油,手不小心抖了一下。
  涂岔了。
  清光表示很心疼自己的指甲油,更心疼的是自己的指甲。
  清光甚至怀疑安定是不是故意这样的。
  不过清光也没生气多久,因为安定从审神者那里拿到了他和清光的圣诞礼物,安定的是审神者亲自织的一条白色围巾和一根精致的发带,清光的是同样审神者织的一条红色围巾和一瓶圣诞特辑款的红色指甲油。
  “安定安定,你看,这是之前主公杂志上的那款指甲油啊!效果超好的,颜色也很好看诶!还有主公亲自编织的围巾!”
  “是是,清光还真是很喜欢呢。”
  “因为可爱一定才能更讨主公的欢心嘛。”
  安定无奈的看着清光拿着那瓶指甲油和那条围巾。
  其实安定没有告诉清光,那瓶指甲油是他自己筹钱为清光买的。
  清光也同样没告诉安定,那跟发带是他按照从主公那儿借来的书上的内容自己做的。

         *其实还有三对的,但是我难产了。
        *自己入的冷坑,哭着也要自己产粮。

评论
热度(64)
©彼岸ぬ无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