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ぬ无泪

记忆是阵阵花香,来时的历程永远不能忘

当你离开后

  【信浓藤四郎】
  红发的短刀握着你还尚有着余温的手,但是他却一点也不觉得暖和。
  他在柜子里又抱了一床被子出来,盖在了你的身上。
  但是始终温暖不了你的身体。
  似乎是开始着急,眼泪都开始落了下来,声音也很嘶哑。
  “大将离开后,我是不是又要成为秘藏之子了呢……?”
  
  【今剑】
  那个原本蹦蹦跳跳的小天狗此刻失去了活力,此刻焉焉地坐在你的身边。
  他手上还拿着你送给他的御守。
  他嘴里喋喋不休地念叨着你与他的往事。
  说的最多的就属他在修行时发现他并不存在于历史上,不过最后明白了他是属于你的刀。
  “主公大人,明明都和我约定过了啊,今后我一直守护你,以后别消失不见的……可是,为什么你还是要消失呢……”
  
  【不动行光】
  自他来到本丸之后便是备受宠爱的存在。
  极化前,他躲着你。
  极化后,他尽力的帮助着你,偶尔会撒撒娇。
  他从始至终都明白你对他的爱。
  把他拉出了深渊的是你,把他重新带回深渊的也是你。
  他没有任何遗憾的的陪着你到了最后。
  “我果然,还是没法阻止人类的死亡啊……”
  
  【太鼓钟贞宗】
  他难得的把身上华丽的装饰取下来,装在盒子里,放在了你的身旁。
  总把华丽这个词挂在嘴边的他,即使是把那些装饰取下来,他也依旧华丽。
  他刚来到本丸时,你就送了他很多他喜欢的,也因此,你们的感情交流并不错。
  不过啊,
  “如果在下葬时身上穿的那么朴素,就一定会被认为过得很不好的吧?当我的主人也一定要华丽啊。”
  
  【物吉贞宗】
  随身的本体放在了你的身边,腰间的挂饰也被他解了下来放在了本体的旁边。
  经常被你成为“小幸运”的他,此刻正抱着膝盖坐在你的门外,天上飘着不少的飞雪。
  脸上的表情是你从未见过的悲伤。
  “即使再幸运,也无法改变生命的常态啊……”
  
  【大和守安定】
  他在你最后的几天一直都陪着你。
  你每天撕心裂肺的咳嗽和逐渐消瘦的身体都牵动着他的心。
  已经经历一次前主死亡的他已经承受不主人的死亡。
  你离开的时候他悄悄的离开了房间,一个人去往了锻刀室。
  “人类,真是脆弱啊……”
  
  【山姥切国广】
  初始刀的他是作为你最后的近侍而照顾你,这是本丸大家的决定。
  他换下了平常穿的白披风,换上了你有一次闲暇时做的一件有着猫耳白色卫衣。
  曾经你无数次的要求,他都会立刻拒绝。在你以为这件卫衣不见时,其实是他偷偷的拿去藏了起来。
  现在将它换上,只是因为他希望你能再一次挣开眼睛看一看。
  “你不是一直想看看我穿这件衣服的样子?我穿上了,可为什么你不看一看呢……”
  
  【大俱利伽罗】
  你没有撑到他主动对你说话的那一天。
  在你眼睛闭上的最后一刻,看到的是他那从不改变的“招牌表情”。
  他与你的距离并不近,但也并不远。
  烛台切一直在意他与本丸的的各位打好关系,做了不少的努力,可惜并没有什么用。
  你离开时,心里最想看到的,便是他能因为你而换一个表情,毕竟从始终都一副表情还是很累的。
  房间里寂静了很久。
  久到你的身份已经彻底并冰冷了之后。
  他望着你,然后用手捂住了脸,蹲了下来。将压抑许久的感情全部发泄出来。
  
  【江雪左文字】
  他在你的身边念诵着佛经。
  整个房间安静的只剩下了他的声音,就练你的呼吸声都没有。
  你的房间有一朵小夜采来的花,不过已经焉了。
  他一直不喜欢出阵,因此他一般都留在本丸里做着内番。虽然有时仍会出阵。
  你一直都为他考虑,怕他会在本丸里不习惯。
  这些他都清楚。
  “这世间……真是悲哀……”

  昨天问起朋友“当你离开后,你觉得你家的刀会怎样”。
  她说,她如果真的会离开,那她会先把刀全部解掉。
  我说,可是一队队长是解不了的,所以再怎么样本丸里都会有一把刀的存在。
  接着她说,那我就在离开之前好好的跟他们告个别吧。
  所以我就想,人类那么短的寿命,在他们眼中根本不值一提,我们总是会先一步离开,这也算没有办法的。

  之前在写这篇文的时候,她给我写了两个评论。
  /这么对小幸运真的好吗?(非婶的凝视.jpg)/
  /隔壁家的非婶应该在开派对。(没有什么是比隔壁欧婶挂掉还开心的事了)
  非婶:我很开心.jpg/
  欧婶:_(:3」∠)_

评论(7)
热度(102)
©彼岸ぬ无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