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ぬ无泪

记忆是阵阵花香,来时的历程永远不能忘

关于粟田口家那两把胁差的事

  *这是我家小号本丸与隔壁家婶婶的故事
  
  当寒月第N次看到锻刀炉上的40分钟,熟练的贴了张加速符,然后熟练的拿出了骨喰藤四郎,在然后熟练的解掉,最后再一次放入材料,炉子上再次显示40分钟,加速,依旧是骨喰藤四郎……
  当出阵队伍第N次回来,抱着骨喰藤四郎的本体,作为近侍的骨喰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寒月看着堆满仓库的骨喰藤四郎一脸复杂。
  今天也是没有鲶尾藤四郎的一天。
  
  当supper第N次看到鲶尾时毫不犹豫的丢给了自家的初始刀山姥切国广,表示已经不想再看到鲶尾藤四郎了。
  当出阵队伍第N次带着鲶尾回来时,supper怒了。砸了不少资源,然后成功坠机
  supper表示自己不想听到“咔咔咔”了!
  今天也是没有骨喰藤四郎的一天。
  
  寒月感觉自己被诅咒了。
  supper感觉自己需要找隔壁欧婶吐点非气。
  山姥切国广感觉自己疯了。
  
  supper:捡到的全是鲶尾,锻到的全是咔咔咔和宗三。
  寒月:捡到的全是歌仙,锻到的全是骨喰。
  寒月/supper: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两个互相嫉妒的婶婶#
  
  寒月花了很长时间才出了鲶尾藤四郎。
  后来,直到寒月锻出了大太兄弟,直到supper捞出了石切丸和太郎。
  supper终于出了一把骨喰藤四郎。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寒月:“(面无表情地鼓着掌)哦,你好棒棒。”
  supper:“闭嘴,你个欧洲细作!”
  寒月:“我明明连山伏都没有,那儿欧了啊……( ´_ゝ`)”
  supper:“不准跟我提咔咔咔!(╯°口°)╯(┴—┴”
  
  知道亚婶是怎样的吗?
  一天就能锻出这两把刀。
  欧卡奇的欧婶/纯血统的非婶:要微笑.JPG
  
  --------------------
  为了庆祝某人终于出了把骨喰而写的日常。

评论(1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