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ぬ无泪

记忆是阵阵花香,来时的历程永远不能忘

挂一下,如果有人想看的话告诉我,我再考虑要不要写。毕竟最近越来越咸了,一篇精心准备的文如果没有人喜欢的话是会分分钟想弃掉的。
还有就是因为我是清水写手,所以这篇文没有车!没有车!没有车!
以下是大纲:

  鸣狐是狐球绑来的,狐球强迫鸣狐为他生个孩子,但是鸣狐却不愿意。
  刚怀上时,鸣狐偷偷的逃走了,狐球没多久就发现了,找到了被大雨淋湿跪在地上捂着肚子的鸣狐,狐球被吓到了,赶紧带他到了医院检查,鸣狐捂着肚子沉默不语。
  狐球自从得知鸣狐怀孕后,亲自动手调理着鸣狐瘦弱的身体,想慢慢的让他胖起来,补充些营养。
  后来鸣狐刚怀上一个月的时候,想尽办法的弄掉这个孩子,但是被狐球发现了,然后被强制锁在了房间里,而且房间里尖锐的东西都被狐球拿走了,不过后来鸣狐承诺了狐球会把孩子生下来。
  两个月时,虽然被允许出房间,但是不允许出这个家,慢慢的,鸣狐很少出房间,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有时感到冷,出了房间之后总觉得有股味道,闻着不舒服。
  怀上两个月时,开始了呕吐的反应,连饭都吃不下,几乎吃什么吐什么,就算没吃也还是在吐,连之前闻到的味道也感觉越来越浓郁,闻着就犯恶心。
  第三个月,这些症状越发强烈,狐球不得不带上鸣狐去医院检查。到了医院,检查完后,医生对狐球说了很多,但是鸣狐并没去听,而是靠着狐球睡着了,最后还是狐球抱着鸣狐回去的。狐球将鸣狐抱出医院的时候,鸣狐迷迷糊糊的醒了一会儿,狐球似乎没有发现,鸣狐突然觉得狐球其实不错。至少对人还是挺温柔的。
  第四个月时,肚子已经明显了,狐球彻底摆脱了繁琐的事务,在家中照顾鸣狐,把公司交给了三日月宗近打理。鸣狐近来的胃口好了些,虽然还是有点呕吐、犯恶心,但是症状已经轻了很多,再调理一段时间就没什么问题了。
  狐球专门定制了一对戒指向鸣狐表白,说明了自己其实喜欢鸣狐很久了,希望鸣狐能答应,鸣狐沉默一番,说出自己是不会喜欢狐球的,其实心里说的是自己在不知不觉间也喜欢上了狐球。狐球一气之下将戒指扔进了垃圾桶,甩了门出去了。鸣狐默默地将戒指捡了起来,放进了房间抽屉里的夹层好好放着。
  第五个月时,肚子又大了一些,越发的嗜睡起来,经常走一小段路就要歇息,腰间明显的重量诉说着自己的存在感。
  鸣狐在狐球有事处理的时候自己去过医院,医院里有一位自己的侄子药研藤四郎,药研刚看到鸣狐时很惊讶,随后又平息了自己的震惊,很郑重的对鸣狐说,鸣狐的孩子到时候可能会难产,要不就取掉,要不就做好心理准备。鸣狐拒绝了,药研反而开始对狐球感兴趣了。
  第六个月,狐球会逞鸣狐睡着的时候亲吻鸣狐的额头,也会俯身倾听胎儿的情况,自己被自己逗笑,发现鸣狐有动作时赶紧蹲了下来,然后发现鸣狐只是换了个睡觉的姿势,而微微皱起的眉头表明自己睡得并不安好,就连右手都是无意识的护住肚子。
  第七个月,已经走两步就会累了,也就很少进行走动起来。鸣狐已经习惯了狐球每天抱着自己睡觉的习惯了,不表示喜欢也不表示讨厌。
  第八个月,鸣狐的饭量才开始好了起来,已经能吃上两碗了,自身体重也开始胖起来,肉也长了不少,不过狐球还是觉得鸣狐太瘦。
  第九个月,鸣狐的肚子已经很大了,走路也困难了。狐球会在鸣狐坐着的时候在鸣狐的背后垫上一个垫子,还会轻轻的鸣狐捏腰捶腿。
  鸣狐早产了。送往了医院,狐球在手术室着急的等待。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狐球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在手术室外面默默的祈祷鸣狐没事。
  鸣狐在手术室里待了很久,到底是多少狐球不知道,他只知道鸣狐出来的时候自己是非常狼狈的,面色憔悴的可怕。
  鸣狐让狐球离自己近一点,狐球听话的靠近了,鸣狐用一只手搭住了狐球的肩膀,一只手抱住狐球的脖子,亲吻了一下狐球的嘴唇,说了一句“我一直都爱你”,就沉沉的睡了下去,徒留狐球愣了很久才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傻笑了起来。
  那么久以来,鸣狐一直都喜欢狐球,但是狐球却怕鸣狐会离开,一开始的告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便一直以为鸣狐会离开,只是他并没有,因为他其实也是爱着狐球的。
  后来狐球为鸣狐办了一个很大的婚礼,用来弥补鸣狐。在交换戒指的时候,狐球摸向了口袋,才突然想起自己定制的戒指早就被自己丢掉了,鸣狐无奈的笑了笑,拿出了那对戒指。

评论(22)
热度(22)
©彼岸ぬ无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