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ぬ无泪

记忆是阵阵花香,来时的历程永远不能忘

想你的第五千七百四十五天

  *cp为后物
  *含一句话兼堀、三山
       *鬼知道我是怎么做到一个晚上近6000字的,从来都没这么勤奋过
  *作为半周年贺文的《谁家少年》怕是要写到一周年了,因为我成功的卡文了
  *活在回忆里的物吉
  *不用解释的ooc
  
  【1】
  『亲爱的物吉,展信佳。
  今天药研逮住高年级的陆奥守前辈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试药。陆奥守前辈真可怜,被绳子捆得五花大绑,连这么大声的尖叫都没引来别人。还是陆奥守前辈在那里捆了很久之后才被学生发现解开的。呃,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我才不会说是因为太想你了才逃课刚好碰到的!
  啊还有,今天我被老师夸奖了哦,最近我的成绩又提升了不少,以后考大学一定没问题。嗯……不如我们一起去一个大学念书吧,好不好?到时候毕业后我们还可以一起工作呢!
  …………
  那么,这次的信就写到这儿了,期待你的回信哦!』
  后藤藤四郎将信写完之后把信封封好,贴上了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邮票,放在了一旁。
  “后藤哥又在写信吗?”
  路过的秋田藤四郎和五虎退问道。
  “是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年寄出去好多信了都没有收到回信,是物吉很忙还是嫌我太烦不想理我了吗?”
  后藤藤四郎自暴自弃的说着。
  秋田藤四郎和五虎退一愣,连忙回答着:“不……不会的啦!物吉哥一定是学业上太忙了所以才没回信的吧!”
  “是啊是啊……!”
  “后藤哥和我们一样明天都还要去上学,所以就早点去睡觉吧!”
  说完两个人就跑开了。
  “真是的……”后藤藤四郎摇摇头感叹到,“希望是如这两个小不点所说的那样吧。”
  关灯,睡觉。
  
  【2】
  贞宗一家和粟田口一家以前是邻居,那时候后藤藤四郎还在上小学,刚见到物吉贞宗的时候把物吉贞宗错认成了女孩子。
  物吉贞宗比后藤藤四郎的年龄要大上一点点。
  后来两个人还一起念的小学和初中都是经常能看到后藤藤四郎和物吉贞宗每天都是待在一起的。
  物吉贞宗还有一个哥哥和弟弟,哥哥龟甲贞宗在一个公司里上班,收入不错,不过据说性格方面有些不可描述,弟弟太鼓钟贞宗因为学校在外地的原因居住在伊达家,只有放假才会回来和哥哥们一起住一段时间。
  太鼓钟贞宗不喜欢后藤藤四郎,怕一个不注意就把自家单纯的物吉哥给拐走了。
  至于龟甲贞宗……他对弟弟们实行放养政策,所以几乎不管他们,毕竟物吉贞宗和太鼓钟贞宗还是挺省心的,如果不是太鼓钟贞宗经常殴打隔壁粟田口家的后藤藤四郎的话后藤藤四郎表示还是可以和平相处的。
  后藤藤四郎不止一次对着物吉贞宗抱怨太鼓钟贞宗下手太狠。
  然后每天就这样平平淡淡的,一直到后来后藤藤四郎因为发烧,醒来后听一期哥说贞宗一家都搬走了,后藤藤四郎不知道自己是为了物吉贞宗没告诉他他们要搬走这件事还是因为自己没能送一趟物吉贞宗而难过,但是心里就像是有了个填不上的洞一样。
  一期一振对后藤藤四郎说可以给物吉贞宗写信试试看。
  于是后藤藤四郎每过半个月就会写上一封信给物吉贞宗,虽然后藤藤四郎从来没有收到过回信,但是这并不妨碍后藤藤四郎为物吉贞宗写信的热情。
  
  【3】
  后藤藤四郎提前毕业了,去做了杂志社写手,一期一振没有责怪后藤藤四郎,说尊重后藤藤四郎的选择。
  后藤藤四郎很感激兄长。
  后藤藤四郎想做杂志社写手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物吉贞宗很喜欢买几本文学杂志来看,所以如果自己去当写手的话说不定物吉贞宗就能看到自己写的文了。
  后藤藤四郎对关于物吉贞宗的事干劲都很足,每篇文都是高品质,同时也积攒了不少的读者。
  慢慢的,开始了文字网站上的创作天地。
  后藤藤四郎周末的时候都是待在自己租的一间小屋里写文的,虽然小,但是后藤藤四郎感到很满足。
  他在桌子上摆放了一张以前和物吉贞宗一起照的相片,每天早上醒来都可以看见,还有一个物吉贞宗以前做的一个四叶草滴胶,说是可以代替物吉贞宗给后藤藤四郎带来幸运。
  后藤藤四郎写起文来不会受到任何事情的打扰。
  比如某次隔壁家起火了,火势蔓延到了后藤藤四郎租的那间小屋子,烟弥漫的房间里到处都是,但是后藤藤四郎丝毫没被影响到。还是救援人员进来后藤藤四郎才反应过来,把屋子里所有关于物吉贞宗的东西都带离了屋子里――虽然东西并没有几样而且没什么价值,但是被后藤藤四郎视作珍宝的从不离身。
  但是那张照片却在这场火灾中遗失了踪影,那张,他们唯一的合照。
  后藤藤四郎在火灾中停留了那么久却什么事也没用,这让当时在场人员都很吃惊,不过后藤藤四郎认为这就是那个四叶草的作用,它是真的有在代替物吉贞宗给后藤藤四郎带来幸运。
  后藤藤四郎愣了一下,“为什么我要说‘有在代替’?”
  后藤藤四郎突然陷入了迷茫。
  
  【4】
  『亲爱的物吉,展信佳:
  跟我一个社的堀川国广每天都在说着那个当红偶像和泉守兼定的事迹,虽然看起来是个超级小迷弟,不过据说与和泉守兼定是恋人关系呢,还真是令人惊讶。
  啊对了,你知道吗,自从上次瓶颈期过了后我的写作技巧又提升了,写起来也更加的得心应手了!而且还又增加了好多粉丝诶!真想和你当面诉说我的喜悦!真是可惜诶。
  …………』
  后藤藤四郎写完信之后伸了个懒腰,抬头看见了一位低着头带着帽子只隐隐约约露出金色头发和一个深蓝色头发穿着西装的男人走近了堀川国广的身边。
  ‘那个应该是堀川国广的弟弟山姥切国广吧,据说长得还挺漂亮的,那干嘛要把脸的头发遮的严严实实的?旁边那个又是谁?好像在哪里见过。算了,反正也不关我的事。’后藤藤四郎这样想道。
  “哟西!赶紧去把信寄给物吉去吧~”
  
  【5】
  『亲爱的物吉,展信佳:
  一直都没收到过你的回信,但是没关系,我会一直等你的,等你回信的那一天!
  另外,前段时间我不是提过我爱上了写诗嘛,最近我偷偷写的诗居然被一些读者翻出来了!那可是专门为你写的啊!所以他们是从哪里找出来的呢?真是想不通……
  …………』
  “呼……最近太受欢迎了,出个门买点东西都不敢了……”后藤藤四郎看着旁边的那一堆被整理地整整齐齐的已经出版的书。
  后藤藤四郎最初的那个杂志社的工作虽然已经辞掉了,但是还是偶尔有投稿,毕竟如果物吉贞宗还在买书的话,却找不到自己了该怎么办呢?
  一期一振觉得,物吉贞宗是后藤藤四郎永远的动力。
  
  【6】
  『亲爱的物吉,展信佳:
  最近的运气有点差呢,不小心出了严重的车祸,身上没有几处是完好的,据医生说能活下来真是个奇迹。
  不过我在想是不是因为我之前没敢告诉你我把那个四叶草弄丢了的原因。
  嗯……其实我有去找的!但是就是不知道到底掉在哪里了……物吉你一直没回信是不是因为你生气了啊……
  …………
  不气了好不好,你看我给你说了那么多好玩的,笑一笑吧~
  那个四叶草,你能再送我一个吗?小乱说,那个他可以教我做,但是我还是想要你亲手做的那个……那才是……独一无二的……只属于物吉给我的拥有幸运的东西……
  …………
  在这之后会有好长一段时间都不会给你写信,就先说句对不起啦~』
  后藤藤四郎忍耐着身体的剧痛,颤抖着把最后一个字写完,拜托着兄长帮忙寄出去。
  这次写出来的字迹并不怎么好看。
  后藤藤四郎只是几笔概括了自己目前的状况,不过转念一想,物吉很聪明,肯定能猜出来他现在的真实状况其实是连动一下都是困难的。
  不过一期一振已经把信拿走了,也来不及再一次的修改。
  后藤藤四郎眯了眯眼。
  果然还是不想让他为自己担心。
  
  【7】
  『亲爱的物吉,展信佳:
  你肯定已经知道真是情况了,所以我就不再说了吧。
  今天我终于从那个满是消毒水的味道的地方里出来了,那里面可真不好受,明明两个月前就可以给你写信的,但是被护士给拦了下来。我明明已经好了!昨天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一期哥反复的确认之后才去办了出院手续,出来都没觉得外面的空气是这么好过,大概是因为……和你呼吸的是同一种空气吧~能和你认识,我真的很开心哦。』
  在给弟弟收拾房间的一期一振看着刚从医院回来就迫不及待给物吉贞宗写信的后藤藤四郎叹了口气,门外的藤四郎们都一脸担忧的看着后藤藤四郎。
  厚藤四郎问着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一期哥、药研,后藤他这样没问题吗?”
  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互相看了一眼后只摇了摇头,没了下文。
  
  【8】
  『亲爱的物吉,展信佳:
  物吉,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很想直接来找你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你好像在害怕着什么,这种心理居然胜过了我的思念,这让我感到很不安,我问过一期哥他们的,他们什么也没说,但是那种复杂的神情我却看不懂,也不想去看懂,让我下意识的想去回避那个眼神,所以说,这是为什么呢?』
  后藤藤四郎最近变得不愿意出房门了,连兄弟们都不能把他叫出来。
  这让一期一振和鸣狐他们很是担心,但是后藤藤四郎真的只是什么都没做才让一期一振这么担心。
  后藤藤四郎很是不解,但是他依旧在写他的信。
  自从车祸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写过文了,他知道他让粉丝们失望了,但是后藤藤四郎这是稍微有些愧疚,因为这是他为物吉贞宗写的,不会为其他原因,因此后藤藤四郎每次都把写好的稿子塞在信封里,塞得满满的,连同满满的心意一起寄过去。
  虽然你至今都没有寄过一次回信。
  
  【9】
  『亲爱的物吉,展信佳:
  昨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把头给撞到了,醒来后看到了一群据说是我兄弟的人,虽然我对他们毫无印象。他们把我带回了家,我一直默默的跟着他们。本来以外他们是骗我的,但是自他们把我带回我的房间时我才相信他们,因为我知道我的房间里肯定都是关于你的。
  话说我连自己都忘记了是谁却单单记得你也真是奇怪对吧?
  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是喜欢你的吧。
  …………』
  后藤藤四郎拿着笔思考半天想写点有趣的,但是后藤藤四郎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也就没什么好写的了。
  
  【10】
  『亲爱的物吉,展信佳:
  一期哥说我的记忆还是没有什么恢复的迹象。
  虽然我现在对你没什么印象,但是还是想把我的一切说给你听。是的,我还是喜欢着你。』
  后藤藤四郎再一次将信封封好,但是已经没有了那叠稿纸。
  后藤藤四郎醒来后除了物吉贞宗这个名字以外什么也想不起来,更别说自己有写文和手稿的习惯。顶多也只是觉得那里空落落的。
  粟田口一家努力的在让后藤藤四郎回想起过往,但是什么也没想起来。
  后藤藤四郎就这样已失忆的状态给物吉贞宗写了两年的信件,期间物吉贞宗仍是没有过回信。
  “以前的我会因此放弃吗?应该是不会的。”后藤藤四郎自言自语道,“不就是没有回信嘛,把自己的心意传递给他吧。”
  后藤藤四郎有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脸皮很厚。
  自己单方面把信件给物吉贞宗,万一人家没看就扔掉所以才没回信呢……
  想到一半的时候后藤藤四郎甩了甩脑袋,抛开了这个想法,继续想着下一封信写些什么。
  
  【11】
  后藤藤四郎突然发现自己真的什么的已经写不出来了,这就是没有记忆的坏处。
  兄弟们也每天都在尝试着唤醒后藤藤四郎以前的记忆,但是后藤藤四郎发现兄弟们没有一个人提过物吉贞宗,就算自己提起也就解释以前怎么怎么样,从来没提起过贞宗一家搬走的原因和他们现在的位置。
  后藤藤四郎因为不知道贞宗一家现在在哪里所以一直是由一期哥代为寄的,后藤藤四郎也很放心,但是他也从来没问过那个地方在哪里,也想问问自己为什么不亲自去找他,但是“自己”似乎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
  “这可真是奇怪。”
  后藤藤四郎也没有办法去知道真相。
  但是唯一能够传达给物吉贞宗的依旧是那个“喜欢”。
  一直没变过。
  
  【12】
  后藤藤四郎觉得最近的头开始有些疼痛,药研藤四郎说这是有想起一些记忆的征兆。
  大家的在欣喜着,但是后藤藤四郎却觉得这个笑一点也不真切。
  后藤藤四郎突然一点也不想回想起以前的事了。
  
  【13】
  但是有些事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
  后藤藤四郎最近做了一些梦,梦里有两个人,一个是自己,另一个有着浅金色发色的男孩,很可爱。
  两个孩子在一起玩儿的很幸福。
  两个孩子似乎形影不离,即使那个自己经常被一个蓝色头发的比“自己”还小的孩子打也依旧和那个浅金色头发的男孩一起。
  渐渐的,蓝色头发的男孩开始很少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自己”和那个男孩依旧形影不离。
  直到有一天,浅金色头发的男孩保护了“自己”而死去了。
  后藤藤四郎从梦中惊醒。
  这个梦太过真实,真实到自己都忍不住悲伤。
  
  【14】
  今天后藤藤四郎很开心,他终于受到物吉贞宗的回信了。
  兄弟们表示不解,但是后藤藤四郎没有想那么多。
  物吉贞宗的信件里写了他们所在的地址,略隐晦的表达着希望后藤藤四郎的到来,他有很多话想当面说,但是后藤藤四郎却有种不知名的奇异的预感。
  由于一期一振不同意,后藤藤四郎是悄悄溜出来的,带了点钱,就出来了。
  从粟田口所在的地点出发,到达贞宗一家的位置并不近,但是后藤藤四郎却觉得这段路并没有多长,仿佛只是一天的时间而已。
  在真正到达贞宗家的时候,后藤藤四郎感觉那种奇异的感觉被放到了最大。
  开门的一个蓝色头发的青年,看着后藤藤四郎后就把他带到了后面的花园。
  花园里的植物一看就是精心养殖的,而旁边就有个粉色头发的人在打理着,听到声音后就把手上的东西放下然后礼貌的说了句“请稍等一下”。
  太鼓钟贞宗把后藤藤四郎带到了距离不远的小亭子里坐着,不一会龟甲贞宗换了套白色西装出来。
  “你好,我是龟甲贞宗,这位是我的弟弟太鼓钟贞宗,根据一期所说,你现在应该并不记得我们。”
  “是的……”
  后藤藤四郎看着面对着自己的龟甲贞宗,握紧了拳头,“请问……物吉他……”
  “这是我们找你来的理由。”龟甲贞宗打断了后藤藤四郎。
  “你们找的我?”后藤藤四郎有些惊讶。
  “后藤,你真的不记得物吉怎么了吗?”龟甲贞宗扶了下眼镜,太鼓钟贞宗在一旁默默的坐着。
  “我……抱歉……”
  “唉,也罢,听好了后藤,物吉他,早就已经不在了……”
  “……………………原来,那个不是梦啊。”后藤藤四郎愣了一会儿,感叹着说,“最近一直做着一个系列的梦,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些其实都是真实发生的啊。真的是……对不起物吉啊……”
  
  【15】
  后藤藤四郎想起了一切,在悲伤之中回到了粟田口。
  “一期哥,我回来了……”后藤藤四郎对着一期一振打完招呼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其实也不是自己的房间。
  后藤藤四郎的房间以前并不是这个,但是后来结识了物吉贞宗之后,后藤藤四郎发现物吉贞宗一直都是一个人在家里,就要去一期一振把物吉贞宗接过来,后藤藤四郎也就顺理成章的和物吉贞宗腻在了一起。
  现在,也还是这间房子。
  其实自己的生活里到处都存在着物吉贞宗所留下来的气息,只是自己从来没有去留意过罢了。

啊……后面因为自己太困结果烂尾了……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