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ぬ无泪

记忆是阵阵花香,来时的历程永远不能忘

论为什么你家没有来新刀

*还有三把刀晚上回来再写

  【毛利藤四郎】
  大阪城刚开的时候,你就在一期一振的威慑下把大阪城挖穿,而且还在第五十层王点找到了一把新的一期一振,在入手的时候,当时情况如下:
  “我是一期一振,出自粟田口吉光之手唯一的太刀,藤四郎们都是我的弟弟。”
  “诶,是一期一振啊,虽然我本丸已经有一把你了,但是你有兴趣也来吗?本丸的藤四郎们都到齐了哦。”
  “这样啊,那那个绿色头发的毛利呢?”
  “……”笑容渐渐僵硬的审神者。
  “……”笑容渐渐危险的一期一振。
  然后审神者乘一期一振不注意感觉带上一队的极化小短裤离开了大阪城心有余悸的回到了本丸。
  “一期一振太可怕了......QAQ”
  “呃,大将,就这样空手回来的话一期哥说不定会砍你的……”
  “不!我不管!”
  开玩笑,我又不是不知道出毛利的概率是多少,与其在大阪城捞不可能捞出的刀,还不如直接放弃去把最后的几把短刀练到满级。
  想到这里的审神者默默的抱住了药研藤四郎的腿。
  “药研啊……你去把一期一振所在仓库里吧……”
  “大将,你这样是没用的……”
  “可是一期一振会砍我的!”
  “……”
  “要不我还是自己介错好了。”死鱼眼.jpg
  药研藤四郎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镜。
  “唉……果然还是拿您没办法。”
  “药研,一定要把们关紧紧的!”
  审神者对着已经远去的药研喊到。
  #是的,毛利的活动我压根没参加。#
  
  
  【小龙景光】
  在限锻期间中的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狐之助偷偷摸摸的溜回了时之政府的大楼,找到了与时之政府签约没多久的小龙景光。
  “小龙景光大人,请问能跟您聊会儿吗?我有点事情想拜托您。”
  小龙景光看着狐之助,眼里充满了好奇。
  “可以的,说吧。”
  “我想拜托您别来我家审神者的本丸,也就是您现在正在考虑要不要派遣分灵去的那座编号为3n5f57qmvu的本丸。”
  “你是狐之助,是理因帮助审神者的存在,那你为什么会来请求我不要去?”
  “小龙景光大人是为了寻找主公而流浪的旅人,就算是分灵也应该有个安定的家,所以我不希望您到一个连自己的主公都不能够见到的这样的一个本丸,所以,我实在为您考虑。”
  “你们见不到你们的审神者?”
  “是的,因为特殊原因,我们的审神者属于预备役的审神者,无法出现在本丸中。”
  “这样啊……”
  ―狐之助回本丸的路上―
  ‘审神者大人可别怪我,
  要不是因为您为了举办过年的事情但是已经快连续一周没有给我油豆腐的话我也是不会这样做的!’
  #狐之助我看错你了#

评论
热度(27)
©彼岸ぬ无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