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ぬ无泪

记忆是阵阵花香,来时的历程永远不能忘

【后物】清风,艳阳,无笑意

  物吉贞宗是一位抑郁症患者,即使隐藏的很好但是自杀倾向还是被太鼓钟贞宗和龟甲贞宗给发现了,被送到了精神病院中治疗。
  病房里只有太鼓钟贞宗带来的几本书可以打发时间,而兄弟们都很忙,这样的生活总归还是枯燥的。
  直到某一天,从窗外传递过来一阵悦耳的音乐声,引着物吉贞宗走到窗边。声音的来源是在小亭外的长椅上坐着的一个拿着吉他的男孩弹奏所传出来的,那是后藤藤四郎。
  在阳光的映衬下,后藤藤四郎在那里就如神明在人间撒下的温暖一般。
  物吉贞宗抓过放在一旁的外套披在身上,但是后藤藤四郎已经没在这里了,一旁路过的山姥切国广说:“你说的那个人可能已经回到自己的病房中了吧。”
  第二天,物吉贞宗有一次听到了吉他声,这一次物吉贞宗赶紧下楼,到了那个亭子外的长椅那儿,到达的时候后藤藤四郎还坐在那个地方,只是已经准备把吉他收起来离开了。
  “你明天还会来吗?”物吉贞宗轻声问道。
  后藤藤四郎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不知怎地竟回答了这个自己也不清楚的问题。
  “会的。”
  两个人怀着各自的心思相视一笑。
  
  后藤四郎对于自己如何到这里医院的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只知道自己醒来后整个单人病房里。只有自己,三日月医生和一把边角带有一株三叶草的吉他,甚至连自己的身世和姓名都已经忘记了。
  醒来的第一天下午后藤藤四郎带着那把吉他转着转着,转到了那个亭子,于是在亭子的外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弹奏起了吉他。虽然后藤藤四郎找不到关于自己会弹吉他的记忆,但是却能肯定自己会弹,虽说现实也确实如此,弹的有些累了的时候,便将吉他收了起来。
  于是刚跑过来的物吉贞宗,第二次与后藤藤四郎错过。
  所幸,后藤藤四郎在第二天也来了这里,所幸,物吉贞宗还是见得到后藤藤四郎的。
  正如神明早已注定,该见面的仍旧是要见面的。
  后藤藤四郎看着突然跑过来的物吉贞宗,礼貌地向面前看上去似乎很开心的人问了句:“你好,初次见面。”
  后藤藤四郎清晰地看着眼前人的表情僵硬起来了在原地,好半天才回了一句。后藤四郎看不懂那是物吉贞宗的眼里渐渐失去的光芒是什么,只是心口感觉些许的疼痛罢了。
  “你明天还会来吗?”
  不知怎的,明明连自己都不知道的问题就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的答了一句“会的”,那句本应为“应该会的”都被后藤藤四郎咽回了肚子里。
  大概是因为,这就是被阳光照耀的感觉吧。
  
  物吉贞宗和后藤藤四郎渐渐熟络了起来。后藤藤四郎每天都会在长椅那儿弹奏,物吉贞宗每到那个时候就会跑到长椅那儿听着后藤藤四郎弹奏。
  物吉贞宗在难得的听完后藤藤四郎的弹奏之后,赶回了自己的房间,拿着小纸鹤又跑过去,将纸鹤交给了后藤藤四郎才各自回了去。
  早上开门的时候,发现门外一个小篮子,里面有着几个新鲜的水果和鲜花,另外还有张纸条:谢谢。旁边还画了一只可爱的小猪。
  物吉贞宗看着这张纸条会心一笑。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太鼓钟贞宗和龟甲贞宗已经很久没有来了。
  后藤藤四郎每次远远看见贞宗家待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他们很幸福,忽然感觉自己或许本就一个人吧,不然为什么会没有人来看自己?
  
  物吉贞宗小心的拿着手上的浅黄色信件,在封口处还细心的贴了一片三叶草。
  物吉贞宗终于鼓起勇气打算对后藤藤四郎告白。
  物吉贞宗打听好了一切,现在的后藤藤四郎应该在阳台上坐着晒太阳,于是物吉贞宗一路跑上楼梯,果然见到了后藤藤四郎。
  后藤藤四郎靠着栏杆望着医院的整个风景。
  昨天的雨下的特别大,还伴随着雷声,但是今天的天气却好的出奇,太阳暖洋洋的挂在天空上。
  “后藤君!”
  后藤藤四郎听到了声音,转过身看到了物吉贞宗正在向自己靠近。
  “物吉?你来的真巧。你看那边!”后藤藤四郎用手指着一个方向,“刚刚好出了一到彩虹,很漂亮吧?”后藤藤四郎笑着。
  “嗯,很漂亮呢!”
  物吉贞宗小心翼翼攥着放在背后的信,手心里渐渐出了汗,和后藤藤四郎聊着,正当鼓起勇气时,后藤藤四郎却叫了物吉一声。
  “物吉,你知道吗,我好羡慕你。羡慕你有家人,羡慕你能够给人带来温暖。”
  “不,不是这样的!后藤君有家人,后藤君的兄弟也很多的,他们都很喜欢后藤君!”
  “你为什么知道呢?”
  物吉贞宗语塞。他知道就算解释了,后藤藤四郎也不一定会相信他,因为后藤藤四郎对以前的记忆什么都想不起来。
  面朝在物吉贞宗的后藤藤四郎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一点点的逼近了物吉贞宗,逼到死角的时候,后藤藤四郎将物吉贞宗推下了阳台。
  天边的彩虹也消失不见了。
  
  后藤四郎对于自己如何到这里医院的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只知道自己醒来后整个单人病房里。只有自己,三日月医生和一把边角带有一株三叶草的吉他,甚至连自己的身世和姓名都已经忘记了。
  三日月宗近望着手上后藤藤四郎的病历,叹了口气。
  姓名:后藤藤四郎
  病因:人格分裂症
  
  很久很久的以前,粟田口家和贞宗家还是邻居的时候,后藤藤四郎和物吉贞宗就已经是朋友了。
  后藤藤四郎很喜欢和物吉贞宗在一起,太鼓钟贞宗表示对这个整天缠着他哥的人很不满,但是也只能单方面不满,谁叫他哥喜欢隔壁粟田口的那个人呢。
  
  
  
  
  这篇文因为时跨两周,所以写的太烂了,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发出来了( ´_ゝ`)……
  ps:题目是在晋江里的“帝光4号”太太写的《五虎退》的一句话,借用一下应该没什么吧……?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