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ぬ无泪

记忆是阵阵花香,来时的历程永远不能忘

中考进行时

  *这是之前中考前写的对话式小说,被我改成文字形式了
  *三日月的那番话是存在着一点逻辑错误,别太深究
  
  
  
  审神者因为现世原因而拼命复习着,处于备考中。
  然而审神者的状态却使本丸的付丧神们都有些不安。
  这天,几位付丧神偷偷扒开点门缝看着里面已经有了实质化的消极气息,实在是忍不住担心。
  “我说……阿鲁基这样真的没问题吗?”陆奥守吉行着声音问着另外的几人。
  “不,肯定会出问题!”包丁藤四郎握住拳头说道。
  “没办法,主公大人的基础太薄弱了!而且记性又差,还会时常犯迷糊,就算努力了三个月也还是没提升多少嘛。”萤丸担忧地扒住门缝注视着里面的情况。
  “我真是没用……还是初始刀,明明什么忙都没帮上,什么事情也没做好,连为主上分忧都做不到……”
  许是前面几人的对话使山姥切国广深深的感受到了自己毫无用处吧,总之,我们的总队长日常蹲墙角、画圈圈。(切国他简直是吃可爱长大的!你能想象Q版的山姥切国广含着泪花蹲在墙角手不停画圈圈的场景吗?!)
  “喂喂!总队长桑你振作一点啊!”陆奥守吉行看着消沉的山姥切国广,按住他的肩膀使劲不停摇晃着。

  
  咱们本丸的备考中•审神者正对着书埋头苦干着。
  ……
  ……
  ……
  “哇!”
  突然从书桌前面蹿出一只略调皮的鹤,毫无防备的审神者成功地被吓一跳。
  “哎呀呀,吓到了吗?抱歉抱歉。”鹤丸挠了挠头发,笑嘻嘻的道歉。
  “何止是吓到了啊……差点都神经衰弱了啊_(:зゝ∠)_”审神者心有余悸的摊在了榻榻米上。
  “嘛……其实我是来缓解阿鲁基你的疲劳的哦!”鹤丸笑着说。
  “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走走?这两天在屋子里带着总会有些闷吧?”
  “emmmm,”审神者伸个懒腰“一直待在屋子里确实难受,出去走走也好。”
  “那就走呗!”鹤丸把你抱了起来,审神者一脸疑惑。突然,鹤丸从二楼跳到了房顶上,又从房顶上跳了下去……
  “……”鹤丸国永,你给我等着!
  #论一个有着恐高的审神者#
  
  
  院子里回荡着短刀的嬉笑声,听得出来大家都还是挺开心的,没受到自己的影响什么的太好了。
  “大家都玩的很开心啊。”我站在回廊上看着大家。
  “是的呢。”鹤丸站在我身边。
  “主公大人!”太鼓钟贞宗远远地望见了我,我不禁感叹短刀侦查真好。因为这一喊,其他人都看见了我,大家毕竟也都是短刀,即使是那么远的距离没几秒就过来了。“别那么愁眉苦脸的嘛,一点儿也不华丽了。”
  “我也不想嘛。”但是我怕考不过啊。说着说着我就又叹了口气。
  “嗯……”太鼓钟贞宗微微皱起眉头。
  至于鹤丸国永?那家伙自太鼓钟看见我后就一个人不知道溜哪儿去了!
  跟着太鼓钟贞宗过来的还有今剑和不动行光。
  “阿鲁基桑!”
  今剑是飞扑过来的,冲力肯定很大,不过这么久的审神者也不是白当的,所以我迅速的稳稳接住了飞扑过来的小天狗。
  “我听石切丸说了,主公大人在现世要面临人生中的一次很重要的考试,也算是你们的人生第一次转折点,所以到时候一定要加油哦!”今剑从我怀里抬起头看着我。
  “嘛……作为我的主人,你一定要全力以赴啊。”不动行光别扭的说完后就跑掉了什么的真是可爱呢~
  然后我摸了把怀里今剑的头发,发质超好的说!
  “阿鲁基桑,原来您在这儿啊。”物吉贞宗从回廊的另一边走了过来,“这是我做的御守,里面放了代表幸运的四叶草哦。幸运是会降临在主公大人身边的!”
  “谢谢QvQ”小天使ing
  
  
  “哎……”
  “哈哈哈哈哈,”耳边忽然响起了三日月那熟悉的笑声,“姬君这样不是很好嘛。”
  “哈?”哪方面?
  我不明所以的望着他。
  他喝了一口茶,说道:“身为一个孩子便来做审神者本身不妥,因为这个工作会消磨姬君作为孩子的心性以此来磨练着这颗还不属于姬君这个年龄段的责任感的心,所以真正到了选择未来的时候却又充满了不问世事的疑惑。但是,大家一定都是会鼓励着您前行,姬君的路由您自己选择,无论如何,我们这里都是最后的归宿!”
  “嗯……”我仔细思考了一番这段话。
  “谢谢你,三日月!”
  “哈哈哈哈哈,不用谢,我只是做好一个老头子该做的事罢了。”
  我盯着三日月宗近的容貌,感叹着不愧是时政的看伴郎啊。
  
  
  考试前一天晚上,大家都来送着祝福的话语与礼物,焦虑和急躁已经慢慢的消失,继而转化为自信心。

评论(1)
热度(11)
©彼岸ぬ无泪 | Powered by LOFTER